啪啪影院,黄色成人电影,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伦理电影,伦理小说,伦理文学,偷拍自拍,成人图

【好梦难圆】(改)下作者:不详

【好梦难圆】(改)下
字数:9470
前文链接:
thread-9069020-1-1.html
(四)野性在呼唤  
   
  对我来说,能解开她身上每一颗钮扣,将她的身服一件一件脱下来,  连最贴身的,把最后一件遮羞的东西都亲自用自己的手从她身上剥下来,  比做爱本身,一样动人心魄.  

  关于脱女人衣服这件事,我本来不讲究,脱过上百次女人的衣服之后,  都是一样,只要脱光就行了,从那里开始脱,怎样脱,再不会撩起我的欲  火。  

  我说的是脱别的女人的衣服。脱妈妈的衣服,心情是永远的复杂和兴  奋,不能掉以轻心,手指加倍地灵敏。  

  脱掉她身上最贴身的衣物,从那一件下手会容易些?直觉上,我设想  是乳罩,让她先亮出乳房,习惯了我的目光和爱抚。这是女人的第一个心  理关口。然后才是丝袜和内裤,最后,只剩下内裤遮盖着最后的私处,那  里叫做私处,应该是女人最神秘,最美丽动人的地方。给揭露了私处的身  体,叫做裸体。  

  这个逻辑推理,形成我们以后做爱前的一个仪式,像社交礼节一样。  有时,我想考验一下,现在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次爱之后,我们是开门见山  的一对情人,她会不会抵受不住欲火攻火,急不及待的宽衣解带,像很多  其他情人幽会的场面一样?  

  她不会,不会就是不会,我最明白她。而这一份爱的邮包,把它拆开,  完全拥有它的喜悦,我不会放过。全部的过程,包括脱去她的衣服,占有  她的身体和与她共享的性的欢悦,每一个步骤,都是重要的。因为,礼物  的本身是她。  

  但我可以搞搞新意思,先脱掉她的小内裤的念头一闪而过.把乳罩留  在最后,看看她穿着乳罩,光着屁股的样子。她会不会用手捂着下体?像  我先解开乳罩时,她一对无处安放的膀臂,会交叠在胸前,遮掩那已无处  隐藏的乳峰。又或者,我只需要拉下她的内裤,就可以做爱,也是一种做  爱的方式,试一试又如何?  

  其实,一个女人如果肯和你做爱,那里会介意你想从那里开始把她脱  光,正如她不会介意让你脱光她一样,甚至你的妈妈做了你的女人,也是  如此。  

  无他,我只是想,慢慢的让她的的裸体,一寸一寸的暴露出来。因为,  我不 常有这个机会,和她到外面,从容不迫的做个爱。我本没有权利享用  她的身体,所以更会珍惜每一个细节, 都成为我的记忆。

  外面,暮色四合,雪愈下愈大,给壁炉的柴火擞一擞,火星四射,炉  火旺盛。松香薰得满室爱的香气,我们是为了这松香的气味,来到这高山  的杉木带上,和佩云做爱联想起来的香气。  

  性交可以不一样,不平凡,好像我们一样,心无旁慕,轰天动地的做  爱,义无反顾地做爱,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澜。我们做每一个爱,都好  像是世界末日前最后的一场爱,爱在壁炉边地毯上,爱在看到湖景的窗台  前,爱在交臂的酒 杯间,爱在一张king size 特大号双人床里。      
  爱妈妈,是要求倾全力,耗尽全身最后一分精力去爱她的。从来和她  做爱,不许有冷场,不让她失望,我也心满意足。从她体内那十分温柔,  十分美艳的意识退出来,变得柔嫩而疲弱,伏身趴在她身上。她挪移身体,  摆脱我的体重,坐起来,用双手拢一拢头发,乳房微微颤动。做过爱后的  妈妈,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给我唇上轻轻一吻,红红的乳尖扫过我的脸,  仍是坚硬的。  

  她起床,两条长腿摆动,向着望湖的窗走去,我们曾在这湖畔漫步,  夏天在湖上泛舟垂钓。冬天时溜冰,赏雪。她,倚在窗前,呈现做爱之后  的美态,那种美,和做爱之前的美,有不同的看头。畅快,轻松,自在,  自信,毫无顾忌。一双无瑕疵的美臀向着我,颈弯肩头有我的吻痕,临窗  外望飘下来的雪花,在路灯映照中,狂乱地飞舞。蓦然,向我回眸,眼里  闪亮着一个主意,说:  

  「下雪了,快出去看看,是龟蛋就不要跟我来!」  

   她全然的赤裸着,打开门,向我呼叫着,飞奔出去。  

  外面,雪花飘下,妈妈没有郤步。我犹疑了一阵,也赶忙爬起来,穿  上拖鞋,随手披着毯子,追着出去。只见到妈妈的尖尖的一对乳房,随着  她身体的一举手一投足而颤摆。在那苍茫蒙胧的灯色里,白色的雪花,落  在她的乌黑的头发上, 和色如白玉如乳脂的赤身上。她向着飘雪挺着两乳,  挥着两臂,整个肉体,毫无保留地向我献呈。我对她笑,她也对我笑,向  我招手。欢跃地,赤着脚,呼哧呼哧的打哆嗦。她在雪地上跳着细碎的舞  步,踢起雪花。快正追上她时,她弯下身来,两手把地上的新雪撮起来,  上尖下流的掬起,抟成雪球,向我抛掷过来。我回敬她,揉成更大的雪球  还击。  

  冒着雪球的袭击,我快步趋前,擒住她,搂紧她赤裸裸,快要冻僵的  身体。她叫了一声,将自己整个身体投进我的膀臂。我便把她包裹在被单  里,如痴如狂的拥抱着她,爱抚着她,亲吻着她,将她红艳的舌引出来,  以唇舌交锋,代替雪球大战。她冰冷的,郤柔软的肉体,在肌肤交接里,  瞬息擦得火热起来。  

   我已抵受不住马上要把我们结成冰柱的寒意,正欲把她带回屋里,  她发了一个天真的痴笑,说:  

  「记得吗?屋后好像有个温泉。我想到那里去让我们泡一泡。」  
  「风雪那么大,不怕冷吗?」  

  「温泉嘛,不怕冷。」她说。  
    
   我就横抱起她,在铺着厚厚的积雪上觅路前行。柺了个弯,雾气腾起  处,找到了那个天然的温泉石池。  

  石池只不过有普通的浴缸大,温泉的水从地底涌上来,咕嘟咕嘟的往  外冒,水深及胸。四面八方是白茫茫的雪,剌骨的寒风卷起千堆雪,涌过  来,扑过来,到池边就给温泉的温暖融成雨点,打下来。  

  妈妈泡在水里,双乳露在水面,在朦胧的雪光和雾气中,浮沉着。在  苍茫的大地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赤裸相对,浸浴在爱河之中。我  们彷佛回到我们天性最原始的地方,在彼此的眼神里,发现了我们本相,  原来是如此的。我没有什么需要向妈妈隐藏的,我是她骨中的骨,她也不  该保留什么不给我,她是我肉中的肉。在爱里面,没有惧怕,没有歉疚。  除了她以外,有那一位,能与我共享我们之间最彻底的赤裸,亲密。  
  深沉而悲凉的雪地上,有一个注定的约会,在某一个特定的机缘,母  与子,必须结成一体,与天地交融,解开了一个咒语。妈妈变回她自己。  撩人的肉体,蜕变成为一只小雌鹿,春情发动的那样,在颤抖着,发出求  爱的气味,期待着那一只公鹿,不管是不是她的儿子,或是兄弟,只要精  壮,也是和她一样的发淫,骑到她的身上,成就生生不息的自然规律。她  需要野兽狂暴的发淫,在森林和兄原野上那种简单直接了当的野性的交合。  
  我以赤裸裸的两臂,环抱着她也是赤裸的,柔软的腰身。胸贴背,唇  贴脸,腿相缠,心相印,两掌覆盖着她的双乳,轻轻的揉,替她濯去风尘。  她小巧的手,游到她的臀儿和我的大腿的交接处,找到了她需要的东西。  妈妈的一双手,熟悉地轻揉着,撩拨我的阴囊,会阴部即时就接收到信息,  听从她的召唤,向着她翘起的臀儿再一次挺拔起来,从后挺进深剌。冰雪  铺天盖地飘下来,我和妈妈猛烈地,迅速地交合着,就好像野兽一样原始  和无耻。  

  「干我,快来占有我,完全占有我!」她大声的呼喊。  

  她抓着我的手掌,放在齿间咬着,在欢愉中忍受着猛烈撞击的疼痛。  
  「呜...噢...」  

  她发出了野狼般的长鸣哮叫,在寂静的无边的湖面的对岸处,传来回  声,震动我的心弦。这是她久被压抑的性欲,一下子爆发出来的呼喊,她  的野性不能受到约束,释放出来。一个得到性解放的女人,在她身上,什  么事情也都可能发生。  

  妈妈和我在决心在一起,那怕什么礼教,道德,已不能阻止我们相爱。  而我们两个,居然做成了情侣,作过不少的欢爱,到了此刻,那从未遇见  过的母亲才给我遇上。那没有惧怕的爱,相信的爱,终于将她的野性呼唤  出来。  
    
  那是在性爱高潮中,宣告她已得到解放的的呼喊!  

  这就是爱了!是在爱里彻底的献呈。我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受感动。她  本来比我更多执着,现在,她比我更自由奔放地去追逐她的爱情和快乐。  我握紧她的双乳,肉体与她相连着,翘首望天。皇天在上,愿为此情见证,  祭拜。  
    
  她随着我,拉着我的手,从石泉上攀上来。从雾气和水中冒出来的发  亮的女体,好像是别一个人,从未见过她。  

  我们像两个嬉玩的小孩,手牵着手,飞奔回到屋子里。在外面再多一  会儿,我们就会冻僵成冰柱。挑旺了炉火,我们面对着,气还未喘定。我  看着她,这个新发现的身体,我会更依恋她,永远离不开她。  
    
  我要她站着,拿了一条大浴巾,替她从上而下擦身。她站着动也不动,  让我替她抹身。她好像是个小女孩般娇嫩,妩媚,她现在向我表露她天真,  狂野的一面。她息气由粗渐细,乳房一高一低的起伏着,满面绯红,全身  光亮,两腿微微分开,双臀浑而翘,像是个男孩子的。湿透了的阴毛贴着  耻丘,滴着水,比平常看起来稀疏...  
    
  给我看得有点腼腆,走到镜前,仔细的看看自己的裸体,再转身背着  大镜,扭头,凝视自己的脊背和双臀,大惑不解的说:  

  「为什么这样看我?没看过吗?有什么好看?」她一面问,一面继续  在她的身体前前后后找寻。  

  世间上只有我能有这权利,喜欢怎样看她身体的什么地方就看,穿衣  的,和不不穿衣的,都由得我。她身材的缺点都看在我眼里。不过,情人  眼里出西施,不完美的都看为完美,而在情人眼里看为美丽的就是美丽。  如果她愿意为我而美丽,可以令她穿戴些什么,来迎合我的品味,突显她  身材的某些方面......让我得其所哉就太美妙!其实,儿子的口味,何尝  
不 是就由一个对他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自少培养出来的,那人就是妈妈。  
  「你固然好看,不过,刚才从一个角度,捕捉到你一个美妙绝伦的身  段。」  

  「快告诉我那是什么?」  

  「我正要把那个角度找出来。」  

  我把持着她的双臂,要她抬起来,撑在脑后,这样,她的双乳高挺外  露,腹肌收起,腋毛和阴毛三点构成一个三相呼应的三角形。  

  她不耐烦了,或是双手发沉了,要把手垂下来。我用手示意,要她保  持着姿势。  

  「你干什么?肚子饿了,你不饿吗?想吃点东西了。」  

  「慢着。就这样,不许动,你这样很美我。我要送你一个小玩意。」  
  「什么小玩意?」她问。  

  「不要问,一会儿就晓得。」  

  我把她的丝巾拿过来,摺了几折,蒙住她的眼睛。  

  「你干什么?」  

  「听我说,不用问,闭上眼睛,不许看,要给你一个惊喜。」  

  她让拢紧了丝巾,蒙住她的眼。要她站着,她的两臂,交摺在胸前,  轻轻的承托着双乳,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我预备了一份情人的礼物,那是一对镶了宝石的珍贵小扇贝做的乳头  罩,中间由一条细细的小链子相连。相衬的是一条G弦。我不知道它可以  不可以叫做内裤,因为我想像它应该是饰物,是穿戴在外面的。即是说,  它的设计意念是作为唯一遮蔽下体的饰物。穿在内裤之内,就失去作用了。  它是用两条小链子串连着的一个珍贵小扇贝,它的大小肯定盖不住她的耻  丘,和任何女人的耻丘。小贝縠吊着了一串相衬的宝石,与乳头罩构成的  三角地带的下端垂直配搭着。  
    
  这两件东西,三年前蜜月时在夏威夷看见,一看见就欢喜,偷偷的买  下来,藏着,留给妈妈用。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有那个念头,那是一件  极不实用,更不适合送给妈妈的手信。不过,我还是留着它,每次和妈妈  幽会,都随 身带着,或许,会有适当的时机,能戴在她身上。  

  我相信,我等候的时机来临了。  

  我把小扇贝替她罩着乳头,贝縠的凹位刚好把她鼓起的乳头嵌在其中。  调整连着扇贝的链子的长短,在她背后扣好链子后,这两个小贝壳就成为  镶在她乳峰上的饰物,使并露的乳房更见得昂然高耸。  

  至于G弦的链子,必须按照腰围宽度和从腰围到股沟之间的深度,调  整松紧。链子没有弹性,勒着胯下裤裆,即是G弦那部份,要逐个一个小  连环调较,才能把小贝壳刚好盖住佩云的耻毛。妈妈的耻毛不太浓密,小  小的贝瞉只让少许耻毛逃脱出来。她下体那三条孤线的交接点,构成视觉  的焦点。替她穿戴的整个过程,她安静地站着,把姿势固定,十足橱窗里  的模特儿,由得我摆布。  
   
  我把她引到镜前,那小贝瞉和G弦的小链子在她大腿之间,陷在股沟  和阴唇的夹缝里,成为走路的障碍,宝石进子也随着她的走动,垂垂荡着。  两腿要比平时分开点走路,放轻一点,避免链子和宝石串墬子磨擦阴部和  大腿,所以她走起路来有点不畅顺,不自然。但我觉她婀娜多姿。十分性  感迷人。  

  给缎条蒙着眼,戴上了这贴着三点的小贝瞉饰物的妈妈,并不能约束  她的野性,反而把她的身体,好像从一切的拘束,禁忌解放了.呈现在我  眼前的妈妈的身体,活色生香,妖艳无边,化身成为从水里诞生的维纳斯,  我崇拜的爱神!  

  我解开她蒙眼的缎条,她揉揉眼睛,看见从镜上反映着自己那最原始  的,本能的美,也得惊呼了一声。她像穿上婚纱的女人,在镜前摆着不同  的姿势,从脸颊,两肩,乳房,而至大腿,摩挲着,近乎自怜,甚至自渎  的耽溺在镜里的自我的形象。天生丽质难自弃,这么一副美丽动人的胴体,  岂能没有一双仰慕的眼睛去欣赏,温柔的手去抚触?  

   「怎样?你喜欢吗?」看见她似乎很欣赏自己的模样,就蛮有信心  的她说。  

  「谢谢你,我从没见过用贝壳做的内衣裤。」  

  「不是内衣裤,而是饰物,装饰身体的饰物,像耳环,项链,乳环那一  类。」  

  「那么,我算是穿了衣服没有?我要不要再穿内裤?」  

  「不能穿内裤,不能戴乳罩,不能盖住它。」  

  「这些东西可以当作衣服穿吗?」  

  「它的原意是让你只戴上它们,就不再穿着其他东西。」  

  「你认为我这样子好看吗?」  

  「好看极了。过来,让我看清楚一点。」  

  我向她张开膀臂,她就靠过来,让我把她整个身体在我荫护之下,接  受着我轻柔的抚摩。我感觉到,这是我们最亲密的一个时刻,我从未这样  觉得,像这样的爱着她,拥有着她。我充满着自信的,冒着大不讳的险,  附在她的耳边,叫了一声:  

  「妈妈,噢!我的妈妈...」  

  

5)谁知有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隔膜的话,这就是了,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敢叫她的名  字。她让我吻,让我爱抚她身体最私隐的部位,让我看她的赤体,和用各  种体位和她做爱,但她不会让我叫她的名字,佩云这个名字只能出自爸爸和  她的长辈,同辈的口。一见到她,她的名字就梗在喉头,吐不出来,彷佛不配称呼她旳名字。那是什 么心理障碍?那就是辈分之别吗?  

   
  偌大的餐厅大堂,只有我们两位客人。待应生告诉我们,我们将一场  暴风雪带过来。公路积雪成尺,几处地方雪崩,堵塞路面,订了房间或来  吃晚饭的其他客人都不能来。  

  琴师不管有没有客人,在史坦威大三角钢琴演奏出一章又一章的浪漫  乐曲。有时,自弹自唱,偶然低吟几首情歌。  

  我觉得,一切都是为我们而安排的,包括这恶劣的天气在内。这一场  大雪,我一生一世都会记得。  

  我的双手伸过餐桌对面,握着妈妈的,默默的,傻兮兮的盯住她。待  应生站在旁边等候多时,看着我们含情脉脉的样子,会心微笑了。  

  羡慕我们吗?我心里想。  

  菜色,不需要特别,厨师介绍的可以了。不过,为庆祝我们三年的恩  爱,就要亲手在酒窖挑了一瓶陈年美酒,要够醇,才配得上我的美人。  
  餐厅的大壁炉,刚添了柴火,是松脂的香气,这种气味使我联想起和  妈妈做爱的香艳缠绵。她不时垂下手到桌下,隔着裙子,拉扯里面的链子,  调整因改变坐姿而移动了位置的贝壳和链子。我一定是扣得太紧了,勒着  她的下体,该替她弄得宽松一点。我想像着和她做爱的场面,,不用解开链  子,怎样做呢?前面有扇贝,但可以从后面进入。 这是她最喜欢的体位,  因为,我能插得很深很深。  

  她那好像是搔痒的举止,实在不雅,不过,没有人看见,这里只有我  们两个人客人。琴师低着头,自弹自唱。只有我看到她,我不会认为她有  失仪态。情人能接受他情人在他面前做些最私隐的事。  

  我对她解释过这三只贝壳的来历和用途,它们不是内衣裤,而是饰物,  穿在外面的,不是穿在里面的,但她坚持要穿上一条裙子,不能光着身子  到餐厅去。餐厅是个高尚的地方,对宾客衣履的要求。  

  我大可以把餐厅包下来,她穿什么就没有人过问了。现在,没有客人  会来,和给我们包下来的差不多。  

  她说:「都是你这鬼主意,害得我弄得那里痒痒的。」  

  「今晚,你就为我穿着做爱。」  

  「做够了。今天,你几次都射得很够深,很够劲儿,可能你教我有了  你的孩子。」  

  「我真的那么棒?女人就是凭这样知道有没有怀孕吗?」我一时忘形  地 移身到对她身旁,跪下来,摸摸她的肚皮。  

  「这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很灵的。」  

  在桌布之下,我看见她开张腿坐着。她的大腿,均称,修长,张开着,  在裙底下,是一修深不可测的隧道,在那尽头处,是个从深海捞上来的小  扇 贝。她不能把腿合起来,或摺叠,都会令那小贝瞉,和G弦链子和那  宝石小坠子与阴唇相磨擦。  

  我轻抚她一双露出来的圆圆的膝盖,把膝盖合拢起来,她挪开我的手,  把两腿分开,说:  

  「讨厌,快坐好,给人看见不好。」  

  「怕什么?这里没有其他人。」待应都识趣地躲开了。  

  「你要当爸爸了,还没正经的。」  

  「是啊,我要做爸爸,那太好了!」  

  「但是,怎样向你爸爸解释,此子何来?」  

  「你回去马上和他上床...」我冲而出,还没说完,我就后悔了。  
  「他会相信吗?他连自己也不相信了。」  

  「不能这样,我的意思是,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叫他做弟弟妹妹。  我们可以去一个地方,去墨西哥,在那里结婚,把他生下来...」  
  「我不去墨西哥,那里我们靠什么生活?」  

  「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我什么也愿意做,就算干粗活也愿意。」  
  「我不愿意像给放逐一样,流落异乡,而且,你的老婆呢?你的爸爸  呢?没有想过吗?」  

  「妈妈,他们都不重要。你没有想过吗?你至爱的是谁?你愿意和谁  永远在一起?你不能没有了谁?想一想,我们会有我们自己的家,和孩子,  永远快乐地生活......」  

  「....................」  

  「你说啊。」  

  「我不知道。」  

  「你会拿我们的孩子怎样?」  

  「不要再说这些东西了,可能你没有使我怀孕。如果真的有了孩子,那  是我的孩子,我会想办法...」  
    
  「是我们的孩子。」  

  「是我的。」  

  她调气变得倔强,然后,不说话,我也不说话。营造了一整天的亲密,恩  爱,浪漫的气氛,兀地,像泡沫爆破,忽然,消失了。  

  我顿时迷惘起来.....  

  浪漫和现实,不能放在一起。或者,什么是浪漫,各有不同看法。我  以为让我的妈妈情人怀了我的孩子,和她浪迹天涯,潇洒走一回,是挺浪  漫不过 的事。她,不以为然。  

  醒悟了罢,我和妈妈,没有明天...  

  明天,有太多未知的事。妈妈可能会怀孕,我们会分手。  

  明天......我们将会如何? 风雪会不会挡住我们的归程。  
  或者根本没有明天...  

  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仍下着大雪,积雪盖住了大地,盖着房间的  天窗。  

  房灯关了,房里漆黑,炉火将尽,满室松脂气味。  

  在特大号的床上,佩云紧紧的抱住我,温暖柔软的身体,贴着我,一  个熟悉的,家的感觉。脑海中我模糊起来,我喝醉了吗?抑或是一场梦,  梦里,不知身在何方?梦里去了高山上的度假山庄里?还是去了墨西哥?  还是在老家......  

  我记得上床的时候,我们都没再说话,没有给彼此一个睡前吻,破例  没有做爱。我是不是向她求欢不遂?抑或是她想抓紧机会,多做个爱而遭  我睹气拒绝?都记不起了,都不重要了。  

  下一个意识,在黑暗里,我摸着她半裸的乳,仍佩戴着我送给她的情  人的礼物,珍贵贝壳做的乳头罩。她闭着眼,不作声。她的腰仍是那么纤  瘦,系着细细的链子,和那只遮羞小贝壳,和贝壳盖不住的细滑的耻毛。  
  睡不着,半躺着,默默的看着她,在盘算。假如她怀了我的孩子,我  们将会如何?我没答案。  

  奇怪从前好像没有认真仔细地瞧过她,对她的样子郤没看过真切,是  一种忌讳,或是掩耳盗铃的想法,怕看得真就不能忘记她的样子,就会爱  上她。小小的脸儿,白得像玉,尖尖的上颔,宽宽的眉心,清水眼,樱桃  唇,是仕女图里美人的胚子。在我记忆中,妈妈就是这个样子,从来没有  老过。我要把她这个美丽的脸容,虽然不再年轻,郤还未老的形象牢牢的  记住,那么,我的情人就会永远美丽,永远不老了。  

  她怎么会是我的妈妈?怎会又成为我情人?  

  爱一个人,即使由于他出生得早,因而衰老得也早,爱情的时限不会  太长久,这又什么关系呢?只要心境保持着年轻,年龄和辈分的差别,不  会使爱情蒙上阴影,而且使几多爱情故事因此变成轰动。  

  我答应过她,有一天,当她老了的时候,我也会马上一塌胡涂地老了。  我们虽然不能一起年轻,像有些青梅竹马的小情人一样,但可以一起老去。  
  她笑而不语,是乐了还是别有所思?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名句中这个「子」字,可否解作「儿  子」?  

  她会不会执着儿子的手,带着替儿子生的儿子,和他偕老?  

  我轻抚她永远年轻的脸,用舌尖权充画笔,替她描眉,掭她的鼻尖,  勾勒嘴线,吻住她的小嘴儿。她不愿意睁开眼,把头埋在我的怀里,躲开  我的抚触和亲吻。一头刚做过负离子直发,散落在我胸前,让她看起来年  轻了十年,和我更相衬。  

  我嗅着她的发香,不住轻吻着她的嘴儿和颈弯,在她最敏感处的耳背,  舔了又舔,她忽然叫了一声,娇滴滴 的说:「累啊,做了一整天爱,弄得  人家前前后后都酸了,你不厌人家也要睡嘛,不要闹了。」  

  她的手抵制着我,不容我在她最敏感的部位窜扰。她的手给我拨开,  牢牢的扼住,不让她撑着。在床上,她都很合作,但她不合作时,我会有  办法,就是用那替她蒙眼的缎条,把她的一双手腕给捆起来,让她雪白的  手臂抬起来,撑在脑后,。她的一双乳就挺了,两条腿就分开了,整个人  向我开放了。  
    
  但她仍眯着眼,似睡非睡。我以舌尖权充画笔,淡画细笔,画一幅不  穿衣的仕女图,从她的两道眉毛描起,徐徐地,轻轻地,跳到她的小嘴,  描她的嘴线。她的舌吐了出来,给我浅嚐了一口你独有的芳泽。然后,素  描双乳的轮廓。乳头罩链子的冰凉,留住我的舌尖,在链子连住的两个乳  房和乳沟之间,来回地掭了起来。又再顺势向下滑,掭到了肚脐。她忍不  住痒,吃吃的笑了,郤仍懒洋洋的躺着,任我为所欲为。舌头绕着腰际的  链子,向下滑,给那只遮羞的小扇贝阻着去路了。我没有解开链子,要她  戴着小扇贝和我做爱,这是我决定要做的事。我把她翻转身,从她脊背,  浴着脊沟,向下掭。佩云的双臀,生过孩子,仍然结实,没有过多脂肪赘  肉。在两团温软的肉之间的深处,藏着那条G弦链子,把舌头伸进去......一  
阵奇香扑鼻!  

  我听到几声轻微的呻吟,和吴侬软语。  

  她说:「作孽!」 和那些喁喁私语。但,她说什么,我似懂非懂。  
  年少的时候,她就是用这些腔调和我说话,那应该算是我的母语,那  些,都听不懂,但不必听得懂,那是妈妈的呢喃。现在,听起来好像是很  遥远的事,郤是无限亲切。她和爸爸交谈,就是说这些口音。我们两个,  能再有多少这些枕畔娓娓的倾诉?  

  妈妈在我身下微微颤动,双臀扭动,给捆着的手支撑着上身。我的枪  膛已上满子弹,必须再发射。就揽着她的腰,拉着她腰间的链子,把她的  臀儿轻轻抬起,不住的吻着那两个光洁的肉团儿,宝石坠子钟摆般摆动。  小扇贝遮着前路,但后面只有勒着肛门和阴户那条G弦链子,把它拉开一  点点,就并不妨碍我进入我的桃花源,去作我的一场孽。  

  我记得在那里,有我作过的很多的孽,和可能尚未有形体的胚胎。我  相信从未试过插得那么深,射精射得那么有劲儿。她说,只要劲道够,射  得够深,就会让她怀孕了。我深信不疑,誓要保证,把我的精子,送到她  子宫里,她一定要有了我的骨肉,才可以圆满我们的关系。我终于明白,  纵使她愿意和我上床,在我面前赤裸奔放而不以为耻,甚至戴上贝壳乳头  罩,都是皮相之事。除非我在皮相的里面,在她的体内所播的种子,能结  成果实,她的肚里,怀着我的骨肉,她才算是我的女人。  

  一下深一下浅的抽送,两手托着她的双乳,小扇贝变成了她的乳尖。  她的臀儿贴着我的大腿,随着我的节奏摇摆,背泌着汗,直发披着在两肩,  宝石串坠子喀哒喀哒的敲击着小贝壳,渐而急速,她的呼息也强列。然后,  我听到我们那野性的呼喊,闻到那松脂的薰香。  

  「爱我,我要你的爱,深入一点,再深一点。」  

  「我的妈妈,我永远都爱你。」  

  忘记了身外那冰封了的山川大地,和那万籁俱寂的大千世界。此刻,  妈妈和我欢爱着,交缠一体,就是地久天长,谁管它有没有明天!  

              完

[ 本帖最后由 12576717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