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影院,黄色成人电影,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伦理电影,伦理小说,伦理文学,偷拍自拍,成人图

【混乱的世界】(1-2)难道你把我妹也当夜壶用? 作者:lpg200094

字数:3715



  程德龙三十五岁,经营着一家房地产公司,平时的工作就是看看报告,签签文件,把制定好的工作计划交给下面的几位秘书去执行,很是清闲。今天下午,他把文员晓靖按在办公桌上狠干了一番后,也不理光着屁股趴在那喘息的美女,提起裤子便回家去了。

  程德龙推开家门,闻到一阵饭菜的香味,知道老婆高瑾荣早他一步到家正在做晚饭呢。高瑾荣三十三岁,是一名中学的音乐教师,遇到没课的时候就提前回家。德龙走到厨房,看到老婆脱掉了学校规定穿的制服,换上宽松的白色T恤和淡黄色小热裤。虽然是很普通的居家便服,但是高高挺起的胸部和浑圆的屁股依然非常性感,德龙一看鸡巴又硬起来。

  他一边说着「好香」一边走过去贴在高瑾荣身后,胯部顶着肥圆的屁股,双手隔着T恤从下往上托住奶子一握,乳房被向前挤得更加坚挺,特别是端部的奶头居然隔着薄奶罩和T恤凸了起来,在衣服上顶出两个可爱的小尖尖,德龙忍不住用便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轻轻揉捏起来。

  高瑾荣骂道:「混蛋,刚到家就没个正经,天天玩也玩不够啊,就不能消停一下吗,啊……别捏头啊疼。」嘴里说疼,身躯却象很舒适一般扭动着。

  德龙故意逗他:「什么头啊,你说的哪个头啊。」用力一转,奶头差点被他转了个360度。

  这下高瑾荣真疼了,忙道:「奶头,是我的奶头,别捏我的奶头啊,都要被你揪下来了,哎呦……哎呦……」她也不敢推开德龙的手,要害在人家手里,投鼠忌器啊。

  男人都喜欢看女人双眉紧锁龇牙忍痛的柔弱模样,给人很强的感官刺激,他让高瑾荣呻吟了足足半分钟后才放开小肉尖儿,此时他的肉棒已经把裤子高高翘起起来了,顶在女人丰满的屁股缝里,他在老婆腮帮上亲了一口说:「我的小美人,你刚才的模样真是我销魂啊,看得小弟弟都硬得可以隔着裤子捅进你逼里去了,来,快帮你老公解决一下。」

  高瑾荣了解德龙,知道他有时候喜欢对女人来点暴力,什么手铐绳子之类已经不稀奇了,近期鞭子球拍也经常往自己屁股上招呼,对于刚才的捏奶动作虽然不喜欢却也习惯了。并且女人有时候被男人暴力对待其实也挺刺激新鲜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这不,把她下面的水也捏出来了不少,所以也不生气。不过作为女人总得摆摆谱,嘴里就佯装生气道:「哼,就知道你这么早回来没安好心,原来是要拿我来当出精筒啊。你的秘书出差了?还是你的文员来例假了?没道理啊,你们公司还有那么多美女,这个不行找那个啊,随便抓一个用不就解决了。
  上次我见到的公关部的薛什么什么来着,额……想起来了叫薛彩妮,奶子那个大啊,屁股那个圆啊,还一脸风骚模样地向你献殷勤,你找她不就得了?对了,还有策划部的乐嘉,小小年纪,满18岁没有?对你那个亲啊,象你是她亲爹似的,我以为是你外面得了个私生女呢,你早就把她搞到手了把;还有那个谁谁……「

  德龙公司里全是女职员,年轻貌美,如花似玉,闲来无事就拿她们淫弄发泄,这些高瑾荣早知道,但她思想开明,从不在乎,老公的性欲很强,不让他发泄迟早会憋出毛病来,至少他公司里的女孩都是干净的少女或良家,如果管的紧了,逼的他在外面找小姐发泄染上什么病才得不偿失呢,所以她拿这个说话完全是有意抓弄德龙。

  德龙看老婆没完没了,亲了一下她的嘴打断道:「老婆,你还不知道我,我虽然有时候在外面搞搞,但从来没冷落了家里的你呀,哪天不是把你伺候得呼爹喊娘才罢休?甚至连带着你妹,也没亏待过,每次都干到苦苦求饶才作罢吗?我玩别的女人,是因为你没有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在我身边,需要解决生理需求嘛,这不能怪我对不。其实我日着别人的逼,心里想着的可全是你呢,那些贱人在我眼里就和夜壶没什么区别。」

  高瑾荣被德龙的强词夺理逗乐了,敢情老公偷情,老婆还得感激滴零啊,就笑道:「我是你的最爱,那我妹妹呢,难道你日着她时心里也还想着我?难道你把我妹也当夜壶用了?」

  德龙赶紧用坚定不移的口气道:「你是我的最爱,你妹是我的第二爱,你是大老婆,她是小……额她愿不愿意当小老婆她自己决定,反正我不会亏待她。」
  高瑾荣的妹妹叫高祁荣,二十三岁,美国留学数年后不想幸苦创业便回国投奔了姐姐,当德龙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呆住了,没想到自己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姨子,那胸部那屁股……一点不比老婆小呀,她们一家的基因都很优良啊,眼睛盯着雪白的乳沟就没法挪动了。高祁荣在外面待了几年,很喜欢西方人的直率性格,被姐夫盯着自己胸看不但不觉得是失礼,反而认为这是敢于表达的表现,不同于传统中国男人的迂腐,所以对德龙也颇有好感。对上眼的两个人很快就搞到了床上。事后,高祁荣大大咧咧地把事情和姐姐坦白了,结果让人意外的是,对老公操了亲妹这事儿,高瑾荣不但没发怒,反而持欢迎态度,她说:「都是一家人,当然不能睡两张床,你姐夫我一个人也喂不饱他,你正好替我分担分担。」
  于是高祁荣虽然有自己的房间,却经常睡在主人房里,和姐姐一起上演姐妹共事一夫的好戏。

  高瑾荣看似憨傻,其实高明,她嘴里虽然说不在乎老公在外面搞女人,但心里也时常想着如何才能不让别的女人攥了位,自己一个人毕竟人单势薄,长久来看未必能锁住老公的心,所以她把妹妹拉进来,妹妹拥有不输自己的美貌,更有年龄优势,姐妹同心勾住老公的心应该不难。

  高瑾荣听德龙许下承诺,这才媚笑道:「上次我买的双头龙还没用过呢,不如今晚换换花样,咱们两个一起对付那个小浪蹄子如何?」

  淫声浪语从红唇中吐出,听得德龙更加亢奋,他按捺不住,便拖着老婆往客厅走,一边还说:「远火解不了近渴,老子现在先在你这个浪逼中放一炮在说。」
  来到客厅,德龙往沙发一坐,指了指高高鼓起的裤子。高瑾荣没想到会引火烧身,没有办法,只能跪在他两腿间,褪去他的裤子,在拉下裤子的一瞬间,一条巨大的肉棒弹了出来,差点打在她的鼻梁上,接着一股腥臊的味道扑面而来。
  高瑾荣皱着眉头骂道:「死鬼,今天是不是又干了哪个狐狸精?干完了还不洗,留着回家让我舔,恶不恶心啊!混蛋。」

  德龙从没有洗鸡巴的习惯,女人的嘴巴是最好的清洁工具,从来都是由她们来负责处理后事的。有时候即使没有做爱,只要感到下身有些不净,也会强迫身边的女人给他舔食一番,金津玉液是最好的清洁液,不但能清洁还起消毒的作用,而且无毒副作用。

  吃沾满淫液的鸡巴这事高瑾荣经常做,不过基本吃的都是妹妹或者其他亲人的淫液,同胞之间不会产生排斥情绪,吃起来很自然。其实别说淫液,刚从妹妹屁眼里拔出来的鸡巴她都吃过,从来不感觉脏。但别的女人的淫液就是另一回事了,看着是特别的肮脏恶心。

  德龙却不理会高瑾荣的感受,他现在欲火中烧急需发泄,大声喝道:「别他妈的废话,赶紧给老子舔舒服了,舔不好了老子抽你丫的屁股。」

  高瑾荣气鼓鼓地瞪了老公一眼,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她低头看了看眼前的雄壮肉柱,上面粘乎乎沾着半凝固的物体,还有从棉质内裤粘下来的短线头和碎屑,龟头上甚至还缠绕着一根弯弯曲曲的阴毛,看其粗细程度,肯定不是老公的,那就必定是哪个骚逼贱狐狸留下的了。高瑾荣啐了一口低声骂了句三字经,右手握住巨棒的根部将包皮往下一撸,使龟头下面的勾缝显露出来,那里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清洁的重点。只见一股白浆积攒在缝里,因为被包裹着没法干燥,仍保持着湿漉漉粘乎乎的状态,尤其让人恶心。

  高瑾荣在心里骂了无数句臭婊子后,朝德龙抛去一个无限幽怨的眼神,先挑掉那根阴毛,然后张开红艳艳的小嘴巴,伸出舌头沿着勾缝先舔了两圈,那里的东西太过粘稠必须涂上口水稀释一下。然后都起香唇,吸溜溜地将混合物吸入嘴内,忍着让人反胃的恶心感觉吞入腹内,再砸吧了几下腮帮子生出更多唾液,再次涂满勾缝,舌尖来回扫动做第二次清洁。这样来回几次,秽物全进了美人的肚里,卫生死角才算彻底清洗干净。接着她长长伸出娇嫩的舌头,从肉棒根部开始一直舔到龟头,反复做这个动作并不断改变角度,很快整根鸡巴360度全沾上她的唾液,亮晶晶的显得更是憎狞。她知道暴露在外的淫液已经近乎干燥,需要大量的口水软化才会脱离,所以需要较长时间耐心舔食,所以她就一遍遍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德龙靠在沙发靠背上,感受着下体传来柔软温暖的快感,同时欣赏着胯间美丽少妇昂首张嘴、伸舌舔弄、有意让他能够瞧个清楚的姿态,非常的受用。这就是老婆和情妇的差别,就象网络上说的,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可以让你纵情泄欲,但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则可以解码很多姿势,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会挖空心思、真心实意地讨你欢心。本来高瑾荣可以将鸡巴含入嘴里,用活塞运动这样效率更高的方式来清洗鸡巴,但聪颖的她知道,比起囫囵吞下,将秽物一点点地舔入嘴中再吃下去的情形会让男人更加亢奋,所以她故意展示出整个清洁的过程,还有意减慢速度,有几次甚至伸着舌头,让老公看清舌尖上挂着的白浆,缓缓地缩进嘴里,忍着翻江倒腹的恶心感觉苦着脸咽下去。

  十几分钟后,确保这根宝贝肉棒上再也闻不到一点不知名狐狸精的骚味了,高瑾荣才一口含入嘴中,臻首上下运动开始施展绝妙口技。动作不紧不慢,但每次都深深刺入直达喉咙深处,咽喉紧箍龟头的感觉让德龙感到阵阵酥麻,他闭上眼睛,享受这神仙一般的快感。

  漂亮的脑袋一上一下来回上百次之后,德龙腰间一紧,感觉精液就要喷薄而出,就在这时,门锁响了,一个身着时髦的女孩推门而入。

[ 本帖最后由 4741586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