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影院,黄色成人电影,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伦理电影,伦理小说,伦理文学,偷拍自拍,成人图

【我的妻妹蓓丝】(1)作者:CrazyGenius

字数:7180


              我的妻妹蓓丝

                (一)

  我曾看过不少的文章,一直以来我都认为那些仅仅是故事,是正常人绝不可能有的体验。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错的。

  我的妻子在八年前因癌症去世。我们在高中就坠入热恋,并很早就步入婚姻。我们始终保持着互相间的忠诚,而今我仍然每天想念她。

  我们的住所与我妻妹蓓丝与她丈夫的家仅一街之隔。说起蓓丝的丈夫,那是一个出了名的又懒又蠢的人物。他从不工作而又总是提出各种不满,指使人做这做那,并整天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蓓丝为什么会选择与他在一起在我们家一直都是一个谜。

  我马上将迎来我的50岁生日而,我还没有任何的对这个半百的特殊日子做任何打算。我意识到,如过去的那七个没有苏珊的生日一样,我将把一天时间用在躺在家里看电视上。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苏珊走后我从没有追求过一段新的感情。我实在不喜欢酒吧的氛围,而我所工作的公司僱员里只有两个小姑娘,二十多岁,躁动不安。

  我的妻妹蓓丝,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我对於生日的安排。

  「什么都没有」,我说。

  「你即将迎来五十岁生日而你根本不庆祝吗?」她问道。

  我告诉她我实在没有兴趣做任何事情,或许最多我会在周末在小区街道上去散散步。

  「不行,我们必须一起庆祝一番,至少,我们要共进晚餐。」蓓丝坚持。
  我一直都非常喜欢蓓丝,她十分有魅力并一直对我非常友好。但和兰切共进晚餐则是另外一件事,一件我绝对不想在生日时做的事情。我给搪塞了过去,谈话无意义的进行了几分钟,然后她告诉我这周晚些时候她会再打给我。

  周四晚上,当我正在看电视时门铃响了,是蓓丝。我们亲吻了脸颊并互相拥抱。她刚从公司回来,在那里他和我妻子也是很多年的工作夥伴。她们都是极其的认真专业的女性,并在穿衣上非常职业化。

  蓓丝,正如我的苏珊一样,美艳动人。即使已为人妇多年那诱人的气质却有增无减。我们来到客厅坐下,蓓丝坐在了皮质大沙发上而我坐在了我最喜欢的一张老式躺椅里,这把躺椅看起来和我的家格格不入。苏珊亲自上手把我们的家设计装饰得美轮美奂。

  我们开始聊天,谈论着关於我生日晚餐。然而,渐渐的,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注意蓓丝今日的套裙是多么的短。虽然她已经尽可能地把它往下拉,但仍然能看到大半个裸露在外的大腿。

  我们在谈论中逐渐忘掉了时间。谈论话题由我的生日变成了她与兰切之间的矛盾。她吐露道她确切的感觉到兰切有了婚外情,但她找不到证据。

  「你和苏珊是怎么做到的?你们一直看起来是他们的甜蜜!」

  「我不知道,我认为仅仅是两个互相正确的人恰好碰在了一起」,我想了想,补充道,「我们从没有做过任何额外的努力,一切是那么的自然。」

  我可以发现她的眼睛变得湿润,或许她正想着她的姐姐。

  为了避免这种悲伤的情绪,我提议喝一点酒。苏珊和蓓丝都是酒的资深爱好者。苏珊甚至把整个地下室改建成了酒窖,她是这方面的专家。实际上我从来分辨不出酒与酒的区别,选酒的工作一直是由苏珊来操办。

  蓓丝下楼,带回来一瓶她锺爱的Merlot。我接过酒瓶,到厨房打开了它并拿了两个酒杯。回到客厅,递给了蓓丝她的杯子并且坐了下来。在刚刚小啜一口后,我惊奇的发现蓓??丝稍微打开了她的双腿,向我展示了一丁点她丝绸般的大腿上部。在谈话过程中,我越来越不容易集中註意力,目光和思绪不由自主的向她腿间飘移。我不敢肯定,但我感觉到有好几次她发现了我目光的游离。
  「我能再来一些酒吗?」她问道「当然可以。」我回答,「我马上给你拿来」
  我到厨房拿来了另一杯酒。而就在我坐下的瞬间,我发现她的腿打得更开了,现在我能看到她的蕾丝纯白色小短裤,在她的两腿之间。

  自从苏珊走后,我全部的性生活都来源於双手。这实在是很无趣,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大概每个月只弄一次。但是随着这个全新的视觉刺激,我可以感觉到在没有任何身体的接触下我的阴茎快速勃起了。

  我极力在谈话时看向她的眼睛,以此来掩饰并转移注意力,让它不是那么明显。只有在她看向别处时,我的视线才飞瞟向她的腿,尤其是腿的中间。

  我们又交谈了几分钟,然后她说她必须走了。

  我对她的拜访表示感谢,当我向她靠近去亲吻她的脸颊时,她把嘴唇转向了我,给了我一个软软的,湿湿的,快速的吻,随后是一个拥抱。

  当她把车开上车道后,我坐回了我的躺椅,尝试着开始看电视。但我的心思不可避免的环绕在那光洁的大腿,那白色蕾丝内裤,和那个温软的吻上。

  使劲甩了甩头,我决定是时候洗澡去睡觉了,所有的这些念头都没有半点儿意义。

  然而,躺在床上的我无法入睡。我无法不想到蓓丝。

  她真的对我有意思吗?或者只是因为我太长时间一个人而产生的臆想?
  无论如何,我很快发现我的手触到了自己的阴茎,开始上下套弄。几乎是瞬间,我感到了阴茎的悸动,高潮快来了。我闭上眼睛,想着蓓丝,然后喷出了很久以来我最好的一次高潮。

  我可以很诚实地说,那晚我睡得像一个婴儿般安详。

  第二天当我在办公室时蓓丝来电。

  「今晚晚餐如何?」

  虽然依然无法想像和兰切度过的夜晚,我仍然同意了。

  「那么就八点!」她说,「我们来接你」。

  哈,就这样我确认了,兰切也将参加。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度过了那天,提早回家以准备充分。

  他们很准时地到达了,然后我们去了离家不太远但是声名卓着的一家餐厅。兰切,像平常一样,还是那么的不讨人喜欢。时时嘲讽着一切并由此为乐。我实在是不明白蓓丝到底曾看上他的哪一点。

  但是,就像平常一样,我控制住了我的舌头,并开始与他们友好的交谈。
  晚餐时情况也一样,但我注意到兰切真的比平时喝的多,并且随着酒的增加言语举止间愈加的不堪。在等待甜点时,兰切起身去了卫生间。蓓丝则就此机会立刻为他的行为向我道歉。

  「这不是你的错,蓓丝」我说道,「你只是不应该再继续这样原谅他了。」
  她目视着正在往回走的兰切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吃完了甜点,兰切也又喝完了两杯酒。当我们起身时,我清楚的知道他绝不可以开车了。为了避免他和蓓丝的争吵,我站出来说道,「兰切,让我来开回家吧,你可以放松放松,为什么要冒酒驾被罚的危险呢?」

  兰切给了我一个他的招牌面孔,说道,「离我要回家还早着呢,我们去俱乐部玩吧!」

  作为非醉酒人士,我拒绝了。回程十分安静,我可以感到兰切,像往常一样,十分生气。我对蓓丝感到抱歉,我知道对於兰切的怒火她是首当其冲。当我们进入我家的车道时,我谢谢了他们并迅速下了车。

  当时已经很晚,我决定立刻上床睡觉。当手机响时我或许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半睡半醒中我抓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着,「蓓丝」。

  「姐夫」,她说,「是我,怎么了?」

  「我不知道」,她回答,「我就是睡不着。」

  她告诉我兰切把她送到他们家门口后直接离开了,他仍然没有回家。

  我看了看钟,是凌晨三点四十四分。

  「他经常这样吗?」我问,「是的」她说,「尤其是近期。」

  然后她向我几乎全盘讲述了她和兰切的婚姻,以及他们是如何走到了这个分裂点。不知为何在这段话中的某刻她开始对我讲述她的性生活。她告诉我过去她一直是和苏珊聊这些话题,但现在苏珊不在了,也就没有了可以信任的人。
  她告诉我在过去的这几年里,唯一能够引起兰切兴趣的就是他本身。她暗示道她不得不经常自己来解决已释放压力。

  「我知道,」我说,「我很了解那个感觉。「她发出了一阵咯咯的笑声,然后在一两分钟后终止了谈话。我看了看时钟,是早上五点。没有回去睡觉的必要了,这是星期六,作为单身的我,必须去买菜,洗车,并稍微整理一下房子。
  那一天过得很快,我完成了不少的任务。在傍晚我去了一个当地的中国餐厅,点了不少的外卖带回家。我快速地冲了一个澡,然后坐下来开始吃饭看电视。大概五分钟后我的电话又响了,又一次,是蓓丝。

  我挣扎着,应不应该接着个电话。我今晚真的不想再成为一个知心听众,听她倾倒这么多年的苦水。

  但是在两次响铃过后,我还是拿起了电话。

  「嘿,蓓丝,怎样?」

  「不怎么样,」她答道。「兰切和他的朋友们去篮球赛了,很晚才会回来。」
  「你想一起出去找点儿吃的东西吗?」她问,我告诉她我刚刚从中国餐厅回来,面前正摆放着一堆食物。

  她发出了惊喜的笑声,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叫到,「太好了,我马上就来!」
  我无法说任何东西,「好吧,没问题。」

  大概四五十分钟后门铃响了,是蓓丝。

  在她经过我身边时,我立即闻到了一种清新的,粉粉的味道,和一点点的香水。我意识到她是刚刚洗完澡。她穿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短袖衫,我从没见过她穿短袖衫。我给她拿了一个沙发桌和盘子,把她安置在了长沙发的另一端。我们看了电视,吃东西,聊了会天。电视节目在晚八点结束了,而接下来实在没有吸引人的东西。

  「来点儿酒如何?」蓓丝问到。

  我告诉她我们前天开的酒仍然在厨台上。

  「太棒了!」她说道,并立即去取并带回来了两个杯子。我们谈论了他的工作,家庭,集所有我能想到的事情-除了关於兰切。

  然后,毫无来由的,她脱口道,「姐夫,我能问你一个非常私人的话题吗?」。我想了一会,有些犹疑地说道,「我想是的」。她做了一个深呼吸,脸色微红,问道,「在我姐姐??走后你有过性交吗?」

  「没有。」我快速地答道。

  她看起来似乎很惊讶,说道「你是说现在已经是快八年了你从来没有过性交?」
  我回答是。在内心我对自己说希望这个倒霉话题就此结束。

  但是在这个一闪而出的念头得以离开我的脑袋之前,蓓丝又来了,「那你自慰很多吗?」

  我想我的脸变成了猪肝色,因为她立即补充道,「哦,这不是什么问题,我知道所有的男人都那么做并且大部分女人也那么做。」,她继续,「如果我没有经常释放我自己,那会是我无法忍受。」

  她告诉我有很多很多个夜晚,兰切刚一上床翻身睡去,而她则会自己把自己带到两个或三个高潮。

  我猜蓓丝应该已经意识到我不是那么开放的人,而如果这个话题得以持续下去的话,必将会以她在这里上演一场自慰秀来结束。

  「姐夫,我姐姐经常和我说起性,并且她告诉我你是一个多么温柔体贴的情人。」

  她补充道,「事实上她还告诉我,很多时候即使你很累了,你依然会去她下面让它高潮,并不要任何回报。」

  我十分震惊,蓓丝说的确实是事实,并且我知道也只有苏珊才能把这个信息交给他。我耸耸肩,略有些结巴,「我想是吧。」

  然后蓓丝问道,「你喜欢你那天看到的吗?」

  我尝试装作没听懂,「你说什么?」,但我明白我声音中的颤抖已经出卖了我。

  「哦,得了吧姐夫,」蓓丝说道,「我知道你在看我裙底。」

  现在的情况让我坐立不安。虽然我感到极度的尴尬,我也同样的被「唤起」了,或至少貌似是被唤起了。

  「没有关系,」蓓丝说道,「实际上,当有男人注视我时我会感到兴奋」
  这我知道她在夸张。蓓丝极美并且我知道男人们一向都被她的美貌轻易击倒。
  「那么我强烈怀疑你有因缺少关注而痛苦的时候」

  「哦,我当然有获得关注,但不是来自於够档次的男人,都是来自於那些没品的仅仅想上我的人。我可以随时自己给自己这个。」

  我注意到她的身体开始有些扭动,并把双腿紧紧的缠了起来。我觉得他可能和我一样对谈话感到有些不舒服,或者至少我希望是这样。

  这不是我曾和我妻子以外的任何女人有过的谈话。事实是,在我一生中我只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过。

  再一次的,她道出了一些只有可能从苏珊哪里知道的信息「我知道观看一个女人自慰至高潮是你的唤起列表中重要的一项」

  我告诉她我实在不敢相信苏珊对她透露瞭如此多的事情。

  她脸上浮起了恶魔的笑容,「哈,我知道的比这要多得多。」

  没有太多的犹豫,她很快地问道,「你想再看女人高潮吗?」

  我的脑袋开始旋转,尝试着处理如此多的新信息。两个脑袋都在思考,而那个大的正徒劳的追赶着那个小的。

  「蓓丝,」我尝试着组织语言,「你是我妻子的妹妹,你已经结婚并且我们其实仍然是家人。」

  她看向我,面带失望,「你觉得我不迷人吗?姐夫?」

  我的面部表情想必已经给出了答案,因为她立刻说道,」那么,问题是什么?」
  我快速地思考着所有可能的回答,「蓓丝,我仅仅是觉得这将会把所有的事情弄得很不好,在现在以及将来」

  她用她那柔和的眼睛看着我,「我不是在要你干我,我们可以仅仅是各自脱衣,让自己高潮,只是都在这个房间里而已,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正在思考着,在我能够得出一个结论前她补充到,「我先开始如何?如果你想加入就加入,如果你开始觉得不舒服,告诉我,我会停。」

  我再一次思考,或许比她所希望的长了些,然后说道,「好吧。但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个坏主意。

  蓓丝从她的杯子里再次喝了些酒,然后躺倒在了沙发上。她的眼睛紧盯着我,而她的手有些颤抖。

  在我想向她确认这确实是她想要的之前,她突然俯下身子,开始揭开牛仔裤上的钮扣。

  保持着和我视线的接触,她慢慢的把拉炼全部拉下并打开了裤头。我能够看见一点黑色的蕾丝在牛仔裤上若隐若现。

  她的一只手轻巧的划进了牛仔裤,我能够准确说出她何时出碰到了她的私处。她的头向后抽搐了一下,像是对电般的触碰的反应。这个时候,我的阴茎已经比这些年的任何时候都要坚硬了,祈求着能够被放出来。

  但是我仍然不太确定,该做什么,该不该做。

  蓓丝接着抬起了她的臀部,轻柔地拽下了她的牛仔裤。就像有人给了我一棒球棒似的,我开始呼吸困难,并且我知道我开始颤抖。

  这儿有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穿着黑色蕾丝内裤,缓慢的摩擦着她自己,拽下薄薄的纺织布。

  「这个,让你兴奋吗,姐夫?」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

  「那么你为什么不做点什么?」

  我耸了耸肩,喃喃地说了些不知道是什么话。

  「好吧,看来你需要一点更多的视觉艺术」。她说道。

  於是她再次附身,慢慢的把内裤拉到了一牛仔裤平行。她张开了双腿,向我展示了这八年来我所见到的最美的事物。

  她的私处有着丰盈的,粉色的小嘴唇,即使从我坐的地方看过去,我也能发现那中间的潮湿。

  她伸长了右手的一根手指,放到了她肿胀的阴蒂上,然后开始划小但是快速的圈圈。她的呼吸开始变浅,我可以发现她的脸颊变得有些殷红。

  几秒钟过去了,她用极柔,极深的声音对我说道,「如果你想和我一起高潮,你最好要开始了,因为我第一次没有办法坚持太长时间。」第一次,我听见?
  极不坚定的,我的手探向了裤头。那时她给了我一个笑容。那不是任意的一个笑容。是一个笑容,告诉我,「这样可以的」。

  我解开钮扣,用一个动作,连同我的衬裤一起脱了下来。我的阴茎如石般坚硬并早已立正行礼。

  「哦,姐夫,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抚弄你的阴茎的。」蓓丝呻吟着。

  我用手紧紧包裹住我的阴茎并开始缓慢地抽动。她的眼睛死盯着我的阴茎,而我的死盯着她的下??体。从我逐渐加速的频率她猜到了我在慌张。

  」不要太快「她说道,「享受吧,慢一点,让我先来一次,然后我们一起高潮。」

  我点头同意,慢下了我的动作并且看向了蓓丝。

  她手的频率开始加快并逐渐弓起了她的背。虽然我多年没有实践,我仍然知道,她快到了。我告诉她看着我。她转过了她的头,死死地盯住了我的眼睛,如同想把她揉进我一般。

  「为我高潮,蓓丝,在你那漂亮的手上来吧!」

  这句话就似打开了电灯开关,「哦,我他妈的上帝!」她尖叫,「他妈的,来``` 了``` !!」

  她突然向后仰去,全身扭曲,两手更是纠结在一起,大概一分多钟才回归现实世界。

  「哦上帝,姐夫」,她呻吟着,「这是我许多年来最好的高潮」,「但是,」她几乎是耳语的,「我对说粗话道歉」

  我摇摇头回答,「这没有什么,苏珊在她高潮来临时的语言简直是五彩缤纷。」
  「你还能再高潮吗?」我很无辜地问道「哦是的,或许还能再来几次」
  这对於我很新鲜。即使苏珊从来没有过高潮方面的问题,她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高潮多次。

  「那么你呢?」蓓丝问道,「这次你想和我一起射精吗?」

  我点头。

  她把那两根刚刚进入过她蜜源的手指放到了嘴中,缓慢地吮吸着。

  然后她放下它们至双腿中间,再次开始揉搓着她的阴蒂。开始很缓慢,接着不断加速,虽然不像第一次那么紧急。

  这时我的阴茎开始悸动,阴囊肿大,逐渐有了发射的迹象。

  「我想近点儿看你射精」,蓓丝说道,「来坐到我身边。」

  我起身,紧贴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当我坐下时,我的大腿感受到了她的温度,由两腿中心向外散发,把我点燃。我们互相端详着对方直到她明白我不能再坚持了。

  她抬起身子靠近了我,轻柔的耳语道,「你想换手吗?」

  这是我已经无法思考,「哦,上帝,是的」

  她把她的右手从她蜜穴里拿出来。我可以看到她手指上滴下的黏稠汁液。
  她包裹住了我的阴茎,然后开始了慢速的,有条不紊的动作。我把我的左手伸向了她的阴部,很轻松的我滑入了我的手指。她早已湿透了。

  一秒钟的摸索后,我找到了她的阴蒂。

  「哦,耶」,她轻语,「就是那儿」。

  我开始了曾经苏珊喜欢的快速的圆圈动作,但我已经久疏於练习。过了几秒钟,我似乎找到了感觉。贝丝开始加速的抽动我的阴茎并开始扭动她的臀。
  「哦,上帝,我又快到了」,她转过她的头看向我,我终於处於了主导地位。
  我靠近她,把我的嘴唇压上了她的,长长的,深深地吻了下去。她的舌头很快就找到了我的,紧接着,她再一次迎来高潮??。

  「操!」她尖叫,「啊啊,来了!」。她像一个棒球手般击打我的阴茎。贝丝再次弓起了她的背,轻声啜泣,「哦,上帝,这实在是太美妙了」。

  在她说完这句话前,我的身体开始痉挛,接着我的阴茎射出了一波一波的滚烫的精液。贝丝继续抚弄挤压我的阴茎直到完全的干涸。她抬起身子,并再一次长长,深深地与我接吻。

  当我们的唇分开时,她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问道,「你觉得这可以成为我们??之间经常性的一件事情吗?」

  不知为何我无法找到说不的理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