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影院,黄色成人电影,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伦理电影,伦理小说,伦理文学,偷拍自拍,成人图
首页  »  都市言情  »  【取代】

【取代】

  我进公司这么久了,都还没跟你一起去吃宵夜,总经理,这次你再不参加就太不够意思了啦!」嫚倩那可爱的红唇嘟了起来,娇俏的模样真让人难以抗拒。
  「抱歉,我还有事。你们去玩好了,我请客,尽情玩!」

  「总经理……今天是我生日呢!拜託嘛!同事帮我庆生,你再不来未免太没意思了!」

  嫚倩不死心的双手合掌,拼命用她那双闪闪发光的明眸苦苦看着总经理,照说被那样娇艳的面孔再三哀求,任何男人多少会心动的,不过总经理却仍坚决的拒绝了聚餐的邀约,下班后如往常的匆匆离开公司,这让嫚倩把气一股脑的全发在旁观的承哲身上。

  「看什么看啊,快去工作!这次案子敢延误一丁丁就给我看着办!」

  嫚倩跟承哲虽然是同时期进公司的,不过嫚倩已经爬到经理职位,承哲仍是最基层的小业务员。但这并不影响嫚倩在他心中的地位。他知道,毕竟像她条件那样好的女孩,的确是该高高在上的……

  承哲明白嫚倩在想什么。总经理是个好男人,工作能力强,个性好,是所有女性职员心中最标准的丈夫,也许在外表上不是特别的突出,但在员工犯错时的处理态度,虽然公正但不失体贴的态度,简直是所有女性职员公认的白马王子化身,让人难以挑剔。

  不过这样好的男人,却苦守着一位植物人妻子。

  承哲曾在总经理夫人生日的那天,帮总经理带几个东西去病房。他第一次看到夫人时,以为她只是在睡觉,就像睡美人那样,好美好美的躺在床上,被白玫瑰及海芋所包围,如童话一般的沉睡着,等待王子的来到。

  总经理的确在等待睡美人苏醒的一天,每天一下班就带着花束、音乐光碟,还有化妆品,不时帮妻子打扮得漂漂亮亮,每天在她耳边念着报纸刊登的笑话及头条要闻。他这个生活习惯也已经超过五年了。

  总经理的确是个好男人、好丈夫,嫚倩会想要嫁给这样的人一点都不奇怪,可是,总经理却深爱着变成植物人的妻子。

  可能因为同期进公司的,加上承哲对嫚倩总特别照顾,因此不管是公事或是私事上,嫚倩跟承哲间有种特别的亲蜜,不过这个亲蜜感却是出自承哲单方面对嫚倩的唯命是从。在听说了总经理家中情形后,多数的女性员工是选择打退堂鼓,唯独嫚倩反而变得更加积极,在看过总经理珍藏的照片后,她很笃定的对承哲说:「他们并没有小孩,总经理迟早会抛弃那女人。」

  嫚倩打算破坏总经理的家庭,承哲不知道该不该赞同她。嫚倩的确是个好女孩,应该要得到像总经理那般的好丈夫,不过去抢一个植物人的丈夫实在是……但他不敢将心中的想法对嫚倩说,只会静静待在她身边,当她心情不好想骂人时,挺身挨骂;心情好时,为她高兴。

  承哲希望嫚倩快乐,但又不希望嫚倩破坏别人家庭。他既想不出方法劝阻她,又想不出办法帮忙,日子就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嫚倩出现在公司的每一天都是打扮得艳丽绝伦,让承哲及其他男同事天天眼睛吃冰淇淋,不过她却只独独对总经理殷勤有加,恐怕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正积极地要追求总经理。

  因此对嫚倩后来的脱轨举止,承哲并不会太过惊讶。

      ===========================================

  那一夜,承哲留在办公室加班,伸懒腰活动筋骨,顺便想倒杯水喝时,突然听到总经理室传出声音。总经理平时总尽量早点离开公司,罕有加班留在公司到晚上的情形,为此他忍不住好奇的走去。

  承哲蹑手蹑脚顺着毫无灯光的走廊走,在半掩的门边停下,小心翼翼的将眼睛凑近门缝。

  一股狂野的香水味充满这间办公室,也无拘无束的溢到门外,艳红的高跟鞋被丢在门边,嫚倩白天身上的外套正躺在沙发椅上。

  「别这样……」总经理喘着气哀求着。

  嫚倩耳垂上的红色珠子正不断摩娑总经理的脸颊,以及胸膛,并自喉咙发出朦胧的喘气声。

  「快停止……不要这样……」

  被死死压住的总经理不安的想推开人,但他每推一次,嫚倩就会脱掉身上一件东西,在办公桌后方,想必他的下半身也正被嫚倩的双腿给紧紧锁住,只能任着嫚倩在身上胡乱蛮缠。

  喘气的混沌女声低语着:「我哪比不过她?她有办法这样吗?她的胸部早乾瘪了,还能带给你身体上的快乐吗?她凭什么占着你不放,全创世一年才有几个植物人醒来,哪能轮到她?等她清醒早已人老珠黄,更不可能给你任何激情!」
  承哲顿时觉得喉咙被人紧紧掐住,屏住气不敢发出声音。嫚倩放开了总经理,站在地板上扭动着身体,用被掀起的贴身裙摆,将臀部箍出饱满的形状,同时也露出大红色的吊带袜。早已被脱下的胸罩孤零零的躺在沙发椅脚下,嫚倩那浑圆白皙的臀肉正毫无遮掩地,赤裸裸的呈现在总经理眼前。

  嫚倩抓住总经理的手,硬拉到自己的大腿内侧,碰触到滑腻肌肤瞬间,总经理像是被烫到般慌忙收手。

  「她能这样吗?能吗?她还有这样的光滑皮肤吗?」听着嫚倩咄咄逼人的声音,门外的承哲巴不得立刻能跳进去,跪在地上恳求她让他也能摸一下。但他不敢,如果这时候他敢干扰嫚倩,她一定会将人大卸八块!

  从落地窗玻璃反射的影像,承哲清楚看到嫚倩敞开的衬衫内什么都没穿,吹弹可破的两丸嫩肉刚好就在总经理眼前摇晃。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看到她饱满的乳房,他虽常暗暗想像那对结实坚挺的白肉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样子,还有乳头紧贴在罩杯内侧时,到底会是什么形状。但他从不敢奢望真的能看到它们,即使是透过玻璃的反射。

  「给我机会,我一定能完全取代她,我会抓住机会好好表现,让你知道我比她好上千万倍!」说着,她转动办公椅,接下来就蹲在总经理双腿间。门外的承哲听见拉炼被拉开的声音,之后就看不到嫚倩的头。这时他才发现,总经理的一只手跟腿被铐在椅子上,难怪无法自嫚倩手中逃开。

  叽叽啾啾的声音一阵又一阵地骚弄承哲的耳膜,即使在门外,也嗅得到嫚倩所发出的甜美的气味,承哲抓住自己的胸口,希望心脏不要再跳得那么快那么猛,免得激烈的心跳声会干扰他的听力。虽然不能直接看到嫚倩的脸,但从窗户玻璃上,他清楚看见她正微张红唇,不时吸吻、舔弄总经理逐渐发硬的肉棒,涂着樱红色指甲油的指尖,也不停地戳弄下方的肉囊。

  总经理口里发出闷哼,双耳逐渐变成红色,像嫚倩内裤那样的红色,好像是被染上去一般。即使是同性恋,任何男人都挡不住这样的挑逗,就连总经理那样的人也是。承哲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不禁将手放在下腹部压着,他那蠢动的肉茎已经隔着长裤抖动起来,但还是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因为他不想干扰到嫚倩。
  嫚倩以舌尖还有唇瓣,飞快的在硬度十足的肉棒上滑行,自根部舔到顶端,绕着龟头发出吸吮声后,又迅速往下移动,她还不时去含那两颗肉球,并在口中发出吮弄的声响,再让肉球自双唇中弹出。被这样一折磨,总经理的肉棒早硬得出汁了,越加清晰地湿濡声,让门外偷窥的承哲再也忍不住,索性拉开了拉炼,搓揉起自己的肉棒。

  嫚倩在窗玻璃上微笑着,突然抬高上半身,捧着自己的双峰去夹总经理的肉棒,白濛濛的乳肉紧夹着胀红的肉茎,那副景象差点让承哲膝盖发软,但他仍是坚守在门外,无法打扰他们,但也无法离开似的僵在门缝外。

  他曾经猜想过嫚倩两粒乳头是否能贴在一块,想不到真的可以!她疯狂的上下推动胸前的柔肉,硬挺的乳头在肉棒后方交叠,不知是总经理的肉棒渗出的体液,还是她淌出的汗水将那对白肉团浸润得湿淋淋,在办公室灯光下发出淫糜无比的光华。

  「不、不……我不行了──」总经理近乎哀号地叫喊出声,嫚倩低下头吸住总经理的龟头,啜饮肉茎源源不绝的白浊。她持续含住跳动中的肉茎,直到它渐渐无力、软化。

  但从总经理惊慌不已的表情,她似乎仍不停转动舌头,逗弄肉茎的尖端处!
  「她不能这样做吧?」她得意地抬起头,唇间跟总经理双腿间似乎曾拉出一丝神秘的黏稠。承哲低声喘气瞪着她下唇沾附上的谜样光泽,他绝望地知道,自己是永远没机会在她脸上弄出那种东西……

  因为她是嫚倩经理,而他只是她手下一个卑微的小业务。即使她仍是跟他平起平坐的业务员,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

  总经理快哭来的吼着:「你满足了吗?快放开我!」

  嫚倩不开心的蹙眉,反问:「我都为你做到这样了,你还是忘不了她吗?」
  「那是当然的,她是我的妻子,是我最爱、不,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人!」
  「混帐!她是个植物人,等她醒来都变矿物了,你到底喜欢她哪一点?如果没人用管子喂她,那种拉肚子出来的稀屎一样的食物,她早饿死了!」

  「不准你这样说她!就算要把灵魂卖给恶魔,我也要等到她苏醒的那一天。」
  嫚倩没由来的笑出声,说:「恶魔?我的身材够魔鬼吧,我愿意代替她照顾你、每天用又紧又湿的小穴迎接你,让你快乐的享受人生最大的趣味。她做得到的我都能做到,甚至比她做得更好!」

  「你真想取代我的妻子?」总经理发出呜咽的声音问,嫚倩抬起头,从玻璃的影子中,她双眼正散发着光芒。

  「因为我爱你,我要取代她的位置!你摸摸,我有这么健康的身体,无尽的精力,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嫚倩大声的说完,开始吻着总经理的脸。
  但在总经理的感觉,似乎是用咬的,拼命不停地扭着身体挣扎,而彻底激怒了嫚倩。

  「我是要亲你,当我是在咬你?真不识好人心!」嫚倩用力一推,总经理就连着办公椅碰地撞到墙壁上。

  她转正椅子,让总经理依然能直视办公桌后,就坐上桌子,对着总经理张开双腿。在窗玻璃中,她大张的粉嫩美腿上,除了艳红的吊带袜,还有又薄又软的丝内裤,但内裤中央早被她的淫水浸湿,透出一抹淫秽地肉红色。

  承哲屏着呼吸,癡迷地凝视她的双腿──他不知道嫚倩为什么这样执着一个有妇之夫,以她的条件绝对能找到条件更好的男人,不过却只对总经理特别有兴趣。也许……是为了满足她的好胜心吧?没人能无视她的魅力,何况是一个几乎算是死了老婆的男人。因为她是高傲的嫚倩、君临天下男人的嫚倩!──他对嫚倩的崇拜,这时到了无比的高峰;虽然曾在日式料理店的聚餐看过她的迷人脚丫,但此时她可爱的脚丫却让他的肉茎无助的抖动,不断溢出白液。

  若不是对嫚倩的至高臣服,承哲早想要冲进办公室,压着总经理的头叫他向嫚倩道歉,他怎么能够对她这样美好的女子这般无礼?

  嫚倩的小手探向她的双腿间,淫笑着搔弄起她那神秘幽谷,不久,湿滑的声音再度刺激承哲的耳膜,他的呼吸越来越加地急促。

  发现总经理撇开头又紧闭双眼,她再次抓住总经理没被困住的那只手,总经理全身紧绷着握紧拳头,但她依然笑吟吟地把拳头贴在自己湿透的内裤上,上下来回地兜圈子,摩擦她肿胀的阴阜。

  毕竟是男人,总经理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食指拨开濡湿的内裤,抚摸起嫚倩的唇瓣,接下来是中指,最后连整片手掌都贴上去,被涌出的淫水给沾濡地湿湿滑滑,连办公桌也出现一洼水滩。

  「对,就是这样,很好……啊嗯……」嫚倩舒服的放开手,让总经理的手自动在她的两片阴唇上翻弄,看到她淫荡的模样,总经理的肉棒又站了起来,双眼也紧盯她的幽谷不放。

  湿濡的声音不断敲打承哲的额角,他渴望能伏跪爬行进门,哀求嫚倩将脱下的外套还有高根鞋借给他,让他也可以好好的闻着她那诱人的香气。他再也站不住地,扶着墙壁慢慢跪在走廊,双手快速的抽动硬到不行的肉茎。

  总经理的自制力在此完全粉碎,两根手指完全插进嫚倩的体内,开始飞快的出入、搅弄,之后是三根手指……

  嫚倩仰起头喘气不已,含媚的眼眸失焦地望着天花板,全身的肌肉紧绷,终於,她穿着红丝袜的双腿一阵阵的颤抖起来,黏黏的淫水像喷的一样,溅满总经理整支手腕。

  门外的承哲也激烈的喘着气,在嫚倩高潮时,他的龟头停不下来的跟着射出白汁,沾的两只手都是,门板也被喷得点点白斑。幸好办公室内的人正在亢奋中,并未注意到他发出的声响。

  嫚倩自高潮恢复后,双眼的目光如火燄燃烧着,形状姣好的脚掌开始一上一下的玩起总经理的肉棒。

  「喜欢这样吗?夜还很长呢,只要你喜欢,我可以这样的踩着你!」

  「啊、啊……求你饶了我……」总经理终於发出哀求的声音,嫚倩得意的发出笑声,用她穿着丝袜的脚掌持续折磨总经理的肉棍,总经理也开始主动吸吮她的乳头,完全被她所征服。

  啧啧的声响不断自办公室门内传出,承哲无法忍受的不停喘气,他好渴望嫚倩的脚,也希望她能在自己身上踩上几脚。

  「忘了那个没用的女人,我可以完全取代她在你心中的地位,甚至能做得比她更好!」身上还套着衬衫的嫚倩,终於动手将总经理的手脚放开,总经理也不负她所望,主动扑到她身上去,将肿胀不堪的肉棒狠狠插进她的花心,快速的抽插起来。

  在窗玻璃上,粗壮的肉棒不断翻动她的嫩唇,带出湿稠的淫水,两人同时发出淫欲的喘息,嫚倩红艳的嘴唇开始溢出充满快感的呻吟,在寂静的公司内浪翻天。

  「忘了她吧、忘了她吧!好粗、好硬……喔!擦到我的穴心了……嗯嗯……太棒了……」嫚倩的淫叫让门外的承哲几乎崩溃,双手飞快的搓揉又红又烫的肉棒,看到自己所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作爱,他竟然有股特别的快感,希望这一刻变成永恆.

  总经理不知哪来的好腰力,突然搂紧嫚倩直起腰,让她挂在自己的身上,边摇着腰边走起来,结实的龟头一次次重击她的花心,让嫚倩的快感顿时冲上天,嘴里的淫叫变得含糊不清,听不出是在说要还是不要。

  两人换了角度让承哲看得更清楚,嫚倩白嫩饱满的乳房不停甩动,拍打着总经理的胸口,双眼也矇矓得像是翻了白眼,她圆润的臀肉在总经理抓扯下,出现红咚咚的爪痕。

  总经理似乎干得神志不清,口里发出喃喃的声音:「淑娟、淑娟……我爱你啊……」

  嫚倩似乎没听见,或是已经被干到昏头,嘴里直嚷着:「要高潮了、要泄了……啊啊……」不过门外的承哲却为她不服气,明明抱在怀里的是嫚倩,总经理却叫着别人的名字!

  激烈的作爱声音传遍整个走廊,嫚倩的小穴像是咀嚼一样的不停蠕动,连后方的肛门肉瓣也不断的颤抖收缩,淫水更是滴得满地都是。

  总经理回到办公桌边,让嫚倩躺上去,下半身越插越是猛烈,肉与肉的清脆拍击声像是在敲打承哲的额角,他在门后不断扭着腰,手中的肉棒持续射出白色的精液。

  嫚倩的身体因为快感包围而弓起,高耸的臀部一边摇摆一边摩蹭总经理的胯部,晶亮的汗水浸湿全身上下,跟穴边溢出的淫水汇流在办公桌边缘。总经理突然特别狂烈的深深插了几下,紧接着就趴在嫚倩身上,两人密实贴合在一起的腰部,同时一抖一抖的奔向高潮。

  总经理在高潮之后,仍抱紧嫚倩,轻声低语:「健康的身体……这是我最须要的……你真的愿意取代她吗?即使我真的是将灵魂卖给恶魔?」

  嫚倩兴奋的喘着气回答:「那还用说,我就是你的恶魔啊……要不要再来一场?我会让你彻彻底底忘记她!」

  =============================承哲不清楚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他不敢再看下去,之后总经理他们又做了什么,他已经不在乎了。只是,一整晚脑海如同走马灯一般,嫚倩的一举一动不断浮现在黑暗中,转过来转过去,好像他的脑子只有她没两样。

  他不怨恨嫚倩,而是对总经理生气。

  要不是总经理的粗心大意──他明知嫚倩对自己有所企图──竟然还会被她给铐住?更该怪罪的是,总经理不该那样流露出对妻子的眷念,而刺激到嫚倩的好胜心,还长期对嫚倩的魅力视若无睹,严重刺伤她的自尊!逼得她不得不用肉体魅力去掳获他的心。

  不过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呢?

  第二天,向来重视工作绩效的嫚倩,竟然开始不再到公司上班,总经理也临时请了几天的事假。从人事部门的朋友那边听说到,总经理以非常快的速度跟病床上的妻子淑娟离婚,然后与嫚倩闪电结婚。消息刚传开时,大夥都不相信,但看到人事资料配偶栏中的名字,都又不得不信。嫚倩在这件事上下的工夫,毕竟是有目共睹。

  只是,大家也没想到总经理会这么经不起诱惑,竟然直接离婚抛弃原本的妻子,难道之前那五年都是作假的吗?女同事间也开始拿这个例子当作话题,调侃男性的不专情。

  彻底失去了嫚倩后,承哲再也无心留在公司,虽然总经理已尽可能低调的处理婚事,但他依旧无法原谅这样的结果。

  跟那夜一样黑暗的夜晚,承哲在办公室默默打好辞呈,他看着聚餐时跟嫚倩的合照,觉得心窝被不断的刺着,他抹掉唯一的泪水,准备将辞呈送到总经理办公室。

  就跟那夜一样的走廊,昏暗的光线让他不禁再度蹑足经过。

  走廊尽头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办公室,自那晚后再次看到嫚倩,让他心口内的伤再度渗出血来,他缓缓的走向办公室,不希望跟嫚倩打照面,但又忍不住想多看她几眼。

  嫚倩带着一只珍珠白的手提包,进了办公室后,隔着桌子对总经理微笑。
  「几年没来了,差点迷了路呢。」

  总经理发出惊喜的声音:「你怎么跑来了?我不是要你留在家等我吗?」
  承哲在门缝呆呆望着嫚倩,她那头向来如梦如火的长发竟然中规中矩盘成一颗小髻,脚下也不是踩着细根的高根鞋,涂上了浅色唇膏让她的脸孔变得相当陌生。不过的确是她,但她怎会变这么多?。

  「我来陪你啊,怕你请了几天假,工作忙不完。来,你还没吃晚餐吧?」嫚倩从袋子中拿出小小的便当盒子,总经理兴奋的搓着手,说:「几年没吃你做的菜,好怀念啊。」

  嫚倩微笑说:「我好怕以后你会吃到腻呢。」

  「绝对不会的。」

  承哲讶异的看嫚倩端起便当,就他的瞭解,她不是一个爱下厨的女人,若是提一袋速食或微波食品,才是那个讲究效率的嫚倩。难道她对总经理所做的一切,不只是自尊被刺伤的报复?

  他不经意的瞥到窗户玻璃的影子,顿时像被什么东西给刺穿身体。

  承哲捏着辞呈,缓慢的拖着脚往后退。

  那不是嫚倩!

  映在窗玻璃上的女子,竟然跟总经理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就是总经理桌上照片中的脸孔,而不是嫚倩!

  那张脸怎会是总经理躺在植物人病床上的妻子?

  他捏紧辞呈,畏惧的敲了门,进办公室后他不敢盯着嫚倩的脸,直接对总经理开口提出辞职的要求,尴尬的场面让嫚倩用出奇温柔的声音说:「我先到外面走走。」

  等她离开后,承哲以强硬的态度送出辞呈,很快就离开办公室。

  他在办公室不远的地方找到嫚倩,她正透过窗玻璃望着外面的夜景。

  「嫚倩?」承哲走近过去便轻声叫着,但她却没丝毫反应,他痛苦的改口唤道:「淑……淑娟?」

  声音方落,她竟刚好回过头,这未免太巧了吧?「嫚倩」人站在眼前,正靦腆的含笑,而不是以往那样满脸傲慢的看着他,奇异的变化让承哲恐惧地脸色发青,顿时拔腿就跑,匆忙的逃离出公司。

  怎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太不可思议了!世上真有恶魔的存在?

  既然「她」在这,那原来的嫚倩呢?

  承哲到了总经理妻子原本住的医院,当他找到总经理妻子的病床时,他的心情已不再因为病床的变化感到激动。

  「李先生好一阵子没来看夫人了呢,他是不是发生什么意外呢?以往他不管是怎样的天气,或是生病疲倦,也都会过来这边,至少会来跟夫人说几句话呢。方便的话,希望你能转告李先生,夫人的健康似乎因此被影响……」

  听着看护说的话,他望向病床上孤伶伶的女子。他想,不管床上躺的是谁,是不可能开口对人说她其实是什么人。

  总之,正躺在床上的「她」,已经被总经理弃之不顾了。

  一心想要成为总经理夫人的嫚倩,用她傲人的身体,真的取代了那一个变成植物人的妻子……

[ 本帖最后由 beike0315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2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