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影院,黄色成人电影,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伦理电影,伦理小说,伦理文学,偷拍自拍,成人图

【学校偷窥的两年间】(1-10)作者:不详

             学校偷窥的两年间


字数:28880字
下载次数: 102





             第一回 异心突起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下课的钟声,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没变,改变的,或许只有我不断慢慢增加的岁数而已吧。偶然间经过以前经过的高中,三年多前的一幕一幕又活现在我面前,故事是这样说起的……

  1995年的秋天,当时我还是个刚刚升上高二的普通学生,就读着一所在台湾还算不错的公立高中,在工艺课老师说出这学期作业题目之前,我与一般高中生完全没有两样,不好不坏的功课、不高不矮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
  一切的开始就是工艺课的作业题目:纸工艺。

  「好累啊……」我关掉校史室的冷气,锁上门离开。为了完成工艺课的指定题目「纸工艺」,许多同学随随便便做了个纸雕就算完事,而我的脑袋这时倒是突然灵光了,于是向校长秘书商借了校史室的钥匙(不要怀疑,第一次去借的时候我也很紧张)。

  从开学的第二个礼拜起,每天的中午时间(12:00~1:00)我都待在校史室里,一边藉校史室的冷气消暑、另一边进行着用纸工用纸制作学校模型的工作,是的,我的工艺题目就是制作学校的缩小纸模型。

  很快地一个月过去了,原本紧张的心情开始舒缓下来,每天的一小时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开始渐渐减少,由于我所利用的时间刚好是12:00到1:00,12:00到12:30是学校学生用午餐的时间,而12:30到1:00则是午睡的时间。在我们学校里,午睡时间除了上厕所外是不能离开教室的,而我因为「做功课」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可以在这段时间里在学校四处闲晃。
  而我的奇异经验也是从这里发生……

  一个中午,像往常一样,开了校史室冷气后就往学校的「楼顶」走去,由于我们学校设计得相当特殊,校史室所在的行政大楼只有2、3楼与学生大楼有连接,而所谓的「楼顶」则是行政大楼的顶楼。

  走到了五楼,不经意间与一位女老师擦身而过,随后女老师走向了五楼的女厕。或许是内心突然出现的点子,我轻声轻脚地从女厕门口蹲下张望,学校厕所的隔间距离地面大概有6、7公分的空隙,在那里,我见到了从未见到的景像。
  随着脱除衣物的声音,从六、七公分的空隙中出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阴部,穿着高跟鞋,因为蹲着而稍许变形的小腿曲线,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是太刺激了。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从两腿中间的黑色阴毛中划出了一道水柱、打在便器上的唏沥声清楚可闻,就这样持续了约10秒,一只手拿着卫生纸轻轻地擦拭着阴部以及被弄湿的屁股。

  随即在我赶快逃到隔壁的男厕不久,女老师就随着「喀、喀」的高跟鞋足音踏出女厕。

  我着魔了,从此之后,几乎每个中午,在校史室稍微待一下后,我就如中邪一般走向女厕附近,而偷窥的地点,由行政中心的五楼改成了学生大楼与行政中心连接部位的女厕,因为只有2、3楼有相通,所以女学生们只能从2、3楼走来,比较没有那么多人来往,比较不容易被发现。而我,通常在3或4楼的女厕隔间里等待着,等待着一幕又一幕,令我眩惑不已的黄金场景。

***********************************  PS。当年台湾所谓「厕所偷窥」还不是很明显地被社会媒体所注意,现在要行事可就不容易了……

  因为这是当年的真实回忆,所以第一章多为小弟记述当时背景之言,情色场景不多,请喜重咸之前辈等海涵一、二,第二章开始进入主线……
***********************************

             第二回 请君入瓮来

  自从食髓知味后,每天光顾学校的女厕就成了我的例行公事,原本烦躁无聊的学生生活就像多了一份强心针一样,偷窥的念头从每天早上开始就不停在脑里打转。随着偷窥一次次地增加,我也开始越来越大胆,算准了时间就偷溜进去。
  因为我最常光顾的女厕恰巧是距离我自己班级「第二」近的女厕,所以想偷窥自己班上女生的上厕所镜头一直不太容易如愿。为了达到这个心愿,趁着一个晚上留校自修的机会,我偷偷地带着工具前往离自己班上最近的女厕,利用晚上人烟稀少的时机将所有的隔间门锁全给拆了下来,这样一来,就算学校派校工来修理,凭着学校迟钝的动作,至少也要两三天才修得好,我们班上的女生们就不得不跑到较远的那间女厕、也就是我的根据地来处理她们的急事,到时我就可趁时……

  终于,隔天早上,我的教室旁边最近的女厕门上贴上了「维修中请勿进入」的告示,那天我真是兴奋极了!当中午的钟声一响,迫不及待便向已经设计好的陷阱奔去,确定左右无人后,偷偷地潜入了中间的其中一间隔间之中。当一群脚步声随着女同学们的聊天声音逐渐接近时,我心里不断高喊着:成功了!

  同时有两个女生进入我前后面两间隔间,我自然早已做好准备,先向前面看去,从女生们谈话的声音以及鞋子的样式,可以确定在我前面的是我们班的泼辣女欣仪!这小娘们仗着跟我不相上下的英文实力,每次都跟我抢班上的英文一、二名,每次说话都带刺,话虽如此,可是脸倒是还真长得不赖。现在从「下面看起来」,两片小阴唇倒也还生得蛮不错的,浅浅地稍微从大阴唇间露了出来。
  不愧有泼辣女的称号,一蹲下来,立刻便是一道强劲的尿水从两腿间射了出来,冲得整个便器直响,一面还大声跟外面的同学聊天。很快的,欣仪的放尿结束了,结束得干净俐落,不过似乎没有带卫生纸?只见到欣仪用右手伸向阴户,用手指揉了揉小穴,便穿上内裤跟裙子走出去了。

  趁着前面隔间换人的空隙,我转身低头下去看望向后面的隔间,从便器的挡头侧面向上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件相当漂亮粉红色内裤挂在腿间,是谁?后来从女生间的对话才知道原来居然是公认班上「最帅的女生」,也是少数能真正跟男生比赛运动的小蓝(我没打错,小蓝是男生对她的称呼)。

  一向作风行事帅气的小蓝,居然穿着这么性感的内裤?真是人不可貌相。小蓝的阴毛倒是相当稀疏,淡淡地盖在阴户上,可以直接看到从两片阴唇中间冒出的水流,不急,但是量相当地大,不断地从缝隙中冒出来,并且流到屁股上,又再滴下来。可以听得到小蓝微微的叹气声,这时的小蓝跟以往我们男生所看到的爽朗一面是截然不同,很有女人的味道在蛮长的一段时间后,小蓝终于尿完了,用卫生纸仔细地上上下下擦了两次。嗯!我喜欢!有许多女人其实上厕所是相当随便的,跟外表的光鲜截然不同,而一向被认为男孩子气的小蓝倒是在这方面蛮有修养的。

  接着小蓝之后,进入我后面隔间的不是班上同学,而是隔壁班的女同学,不过这倒是相当熟悉的,她是我好朋友Joseph的女朋友小惠。听Joseph说,他们交往了半年,连亲亲都没有,而现在我却离小惠光溜溜的阴户不到一公尺,正在看着小惠最隐私的一瞬间,这要是被Joseph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揍……

  不过也就是因为能直接切入女生最隐私的生活,所以偷窥才具有这么大的魔力,让许多人着迷,自然,我也是落下去的一份子。

  小惠常来这间厕所,因此她的动作我一眼就认得出来,快速地脱下内裤,蹲得离便器挡头相当远,开始放尿到结束通常不到10秒,小惠最明显的动作便是中午来都只小便而已,所以她并不用卫生纸,而是将她的小屁股上下甩甩,把附在阴部的尿液甩掉便成。接着便穿上内裤跟裙子,冲水开门走出去。小惠在以后我的奇遇里占了一个不小的位置,至于内容,就容小弟以后再述了。

  今天最后一个看见的班上女同学,是号称两位班花之一的佩琳,虽然说她长得真的不错,但是跟另一个班花比较起来,佩琳是属于文静型的,家教也似乎甚严的样子,所以属于对我们男生来说是属于「只可远观」型的。今天居然让我有「近看」的好机会,虽然不能近玩,但这已是天大的好运了。

  佩琳进入的是我前面的隔间,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美美的小屁股,而随着她的放尿,有一丝丝血红的黏液随着滴落,原来今天恰好是她的经期。我对经期时的女阴并没有特别的偏好,倒是接下来的发展让我蛮惊讶的,原来佩琳用的是卫生棉条,而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卫生棉条插在女人阴部的画面。

  一条细细的白线从佩琳的阴户偷偷伸了出来,挂在外面,而佩琳为了更换卫生棉条,用左手的两只手指仔细地将小阴唇分开成「O」字型(从后面看不太清楚),并把使用过的棉条慢慢从阴户里拉出,再将新的棉条插进去。说真的,棉条比起男人的肉棒,真是太小儿科了,不过似乎插进去还是蛮有感觉的,可以听得到佩琳的喘气声。

  结果到最后,校工足足拖了一个星期才把我卸下丢弃的女厕门锁统统修好,自然这一星期间可谓是「特餐时间」,来这里的我们班上女生相当的多,也让我大饱眼福,不过这招只能用一次,回想当时,为何不带V8把它录下来?真是失策!

***********************************  PS。下一回的故事,碰上了一个关键的事件,也是改变我相当多的一个人……
***********************************

              第三回 震撼

  自从开始偷窥以来,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了,也开始熟练「以鞋辨人」的工夫,只要是附近班级的「常客」,大部份都可以辨认出来。当然,学会这项工夫的缺点就是,如果知道鞋子主人的长相不敢恭维的话,刺激感立时降低,但要是知道鞋子的主人是个美女的话,刺激度可是加多倍……

  同样的中午12:15分,我再次地在老地方「待机」,经过数个比较普通的场景之后,已经是12:30分了。从现在到一点的这段时间里,是学校规定的午睡时间,所以若不是尿急的话便不会有人来到厕所里,不过这正是好机会,没有太多人反而比较安全。

  12:35分,随着脚步声,我知道又有一个可以偷窥的对象了,白底蓝色的运动鞋,嗯,是隔壁班的爱理,因为在隔壁班我有一些死党朋友,所以多少间接地认识了爱理,不过仅仅是知道而已。

  等她进入我前面的隔间后,我已经纯熟地把头凑到隔间下的缝隙旁等着看好戏了。大概是忍了蛮久吧,爱理的尿水强劲地冲击着便器,发出很大的声音。持续了一段蛮长的时间,放尿才告一段落,而爱理却没有就此擦擦屁股走人,反而将右手伸到两腿中间,揉着两片花瓣。

  起先我以为是因为没有带卫生纸而随便用手擦擦再去洗,然而爱理玩弄阴户的时间相当的久,同时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这时我才突然想到:原来爱理在手淫!

  只看到爱理的右手动作越来越快,不断左右地玩弄大小阴唇,但却没有把手指插进阴户里面去。这三个月的时间以来,我是第一次看到有女学生在学校厕所里面手淫,可想而知对当时的我冲击有多大!

  而爱理似乎不太满足的样子,以这样的蹲姿手淫,必须用左手撑着身体不至摔倒,能空出的手便只有右手了。爱理索性转了个方向,坐在蹲式便器上就能用两只手了,这样一来,变成她面对着我的视线在手淫!

  两脚大开的爱理,两只手都伸到阴户处不停地交互玩弄这自己的花瓣,由于面对着我,所以我很清楚地看见了爱理的小阴唇开始不断地涨大,开始露出大阴唇之外,而两只手上,也开始出现了透明的黏液。

  随着时间过去,爱理好像快要达到高潮,从坐在挡头上变成跪在地上,更激烈地搓揉着阴户,接着慢慢拨开小阴唇,开始玩弄那大家俗称「豆豆」的阴核。
  偷窥了这么多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充血涨大的阴核,那景像真是有说不出的淫靡,看得我也血脉贲张。

  终于,在一阵重重的叹息声之后,爱理的手停止了,是达到高潮了吧,连同我一起。

  突然在我眼前,爱理的脸出现了,是从对面——从缝隙中看着我。我的身体瞬间冻结了,爱理也是,两个人就这样,视线僵持了好久。我脑中转过千万个念头,最大的就是:「怎么办?怎么办?」要是她去告发的话,我就完了。

  对我来说,那是段最长的一分钟。

  先有动作的是爱理,她快速地穿好了衣服、走出隔间,这时我还待在原位,不知如何是好,听到她踏出隔间的声音,我才赶紧把裤子穿好,没想到她居然停在我的隔间外面。

  「把门打开。」她说。

  事已至此,已经逃不了了,我硬着头皮开了门锁,跟爱理面对面。又僵持了一阵子,我觉得好像连空气都冻结了一般,全身发冷,想到被抓之后的后果,我的头皮又是一阵发麻。

  「原来是你。」爱理已经认出了我,「我还正觉得奇怪,哪有人上厕所上这么久的。」爱理说话的语气不但不像故事里说的非常害怕被人看到糗事,反而是充满着严峻和威胁的口气。我像掉到了十九层地狱一般,僵立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放学后来找我,我带你去见教官,你也不想事情闹大吧?」

  「我……」

  「还是你要我现在大叫把大家都叫来?」

  「……我知道了。」

  在爱理离开之后,我迅速地回到了教室,接下来下午的四小时,简直像待宰的猪羊,老师、同学在说什么我完全没听到,就怕学校的广播突然叫我去教官室报到。我在学校的形象还算不错,成绩也可以稳上大学,家里也一直认为我是个循规蹈矩的乖小孩,要是被揭发的话……我不敢再想下去。

  该来的还是要来,四点整,学校的放学钟声准时响起,我走出教室的步伐像前往刑场一样的沉重,在隔壁已经没人的教室里,只有爱理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像执行死刑的刽子手。


             第四回 千算万算

  我战战兢兢地跟在爱理的后面,一声也不敢吭,心中想到的只是如何家里解释,既然爱理会挑放学以后才去找教官,至少应该不会在学校公布。但是被通知家长一定是免不了了,自然我的脚步有点蹒跚。

  渐渐地我发觉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爱理并不是走向教官室!反而走向另一边的艺能大楼,一直走到顶楼五楼,全校最偏僻的一个角落。

  「进去。」爱理指着一旁的女厕。

  「你……」我搞不懂爱理在说什么。

  「你是要自己进去还是要我大叫?」

  不得已,只好自己走了进去,直到爱理把我推进其女厕中的一间隔间,我才了解到原来事情不是这样的。

  「你,自慰给我看。」

  我几乎不敢相信这句话居然会从一个女生的口中说出来,至少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快啊!」

  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爱理的手已经摸上了我的腰带,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要利用我的把柄!一不做二不休,在有点自暴自弃的情绪下,掏出了股间的肉棒,开始搓动起来。

  看到我终于开始有动作,爱理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右手也开始不安份起来,向裙子底下伸去,就这样,两个可以说几乎是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就在这狭小的女厕隔间互相看着对方手淫着。

  「啊……啊!」终于我达到了兴奋的最高峰,将白浊的精液直射向了一旁的瓷砖墙壁。

  看到我终于射了出来,爱理的脸更加潮红,用左手把我拉了过去,就这样两个人紧靠在一起。虽然才刚刚达到高潮,但是微微发热的女体仍然带给我很大的冲击,不由自主地就紧紧抱住了爱理,粗鲁地夺取她的双唇,得到的回应是爱理更激烈的喘息。

  「呜……呜啊!」爱理的身体更激烈地振动着,在一阵僵直之后,爱理整个人软倒了下来,倒在我的身上,缓缓地喘着气。

  「你……」想不出接下去的话,或许,现在,不说话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吧。
  爱理在短暂的放松之后,便离开了我的身体,就这样在我面前将裙子掀了起来,脱下内裤蹲下去,面向着我开始小便,受到这个激烈场景的刺激,我胯下的东西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帮我舔干净……」放尿完的爱理站了起来,用奇怪的微笑看着蹲在面前的我,并且将阴户向我靠近。

  就像中邪一样,不由自主地,我把嘴凑上了爱理的阴部,散发着跟男性完全不一样味道的、有着酸酸味道的阴户,我轻轻地用舌头在鲜红色的肉缝上舔着,爱理微微叹着气,将阴户更贴紧我的脸。

  在仔细舔舐之后,我拉着爱理坐了下来,让爱理跨坐在我的腿上,让双方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你是……」我忍不住想问。

  「怎么样,直接看到的感觉如何?」爱理带着有点诡异的微笑问我:「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也不说出去,这样如何?」

  「……你是故意骗我说要去找教官的?」

  「不这样说的话,你怎么会被我骗过来?」

  「你这……淫荡的女人。」

  「对啊……被外表骗了可是不行喔!」

  无视于我的感想,爱理一面咯咯地笑着,一面将我上衣的扣子一个个松开,像小鸟一样地啄食着我的胸膛,喉咙发出了低沉、有点荒淫的声音。

  「嗯嗯……真好啊……爱理……」

  听到我的感想,爱理的嘴动得更快了,雨一般的吻不停地落在我的胸口。做为回应,我将手伸向爱理不算小的胸部,因为爱理跟我几乎一样高,所以平常并没有觉得她的胸部有特别的壮观,现在解开胸罩一摸之下,才发觉原来爱理的胸部还相当地大,可以轻易挤出乳沟出来,就这样,我们互相玩弄着对方的身体。
  「嗯……摸这里……」

  爱理空出一只手将我的右手引导到她下方的草丛当中,试着用我的手抚摸着两片阴唇中的缝隙,配合她的动作,我用食指跟中指轻轻地在裂缝上来回扫着。
  「哈……真好……好舒服喔……」受到攻击,爱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小声地说着。

  我持续地抚摸着,但始终不敢试着把手指插进去。毕竟这还是第一次……
  在我身上的爱理又僵硬了,随着动作的停止,可以感觉得到在手指上沾上了些许的黏液,「这就是爱液……」原来不是像以前看过的小说或者玩过的电脑游戏一样,爱液会像小便一样多到漏出来,反而是些带有黏性、稍微有点混浊的黏液……

  在我们穿好衣服,走出女厕隔间的时候,天已经快暗了,也快要到夜间自习开始的时间了,再不下楼的话,直到晚上八点都会被关在二楼以上(学校在夜间自习时会限制出入),看来今天是不会有心情待在学校念书了。

  「……要不要去哪里?」我问着正面对着镜子整理头发的爱理,一副很快乐的样子,真搞不懂。

  「嗯,我要去逛街,一起去吧。」

  跟女孩子一起走在闹区的街上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跟这一与我有怪关系的女孩逛街倒是第一次,老实说,我根本没有在逛街的感觉,不断回忆着刚才的事。

  「喂、去那家拉面店吃饭好吗?」爱理倒是很轻松、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拉着我进了拉面店。

  「送我回家。」

  看看手表,距离夜间自习结束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会儿,我们回到学校的门口时,爱理很「大方」地自己坐上了我的机车后座,对我招着手,显然非送她回去不可了。

  因为没有驾照的关系,一般我骑机车都只挑熟的路走,而送爱理回家居然那么的远,跟我家是完全不同的方向,在市区边缘的山腰上。

  「你家住在这?」我指着路边巷子里一字排开的高级小别墅中的其中一栋。
  「不是,我跟我姊姊住在最里面那间。」

  爱理跟我比了比那间在巷子最底,大概四层楼的房子。原来爱理有个现在在读大学的姊姊,为了到城市来受比较好的教育,所以姊姊顺便把爱理也带来了这比较大的都市。

  「那么、明天见了。」爱理用着有点狡黠的笑意对着我说,顺便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明天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在我耳朵旁边轻轻地说完之后,爱理便随着她摆动的长发慢慢消失在巷子里不太明亮的灯光下了。

***********************************  后记:写到这才让爱理这主角登场,真是失礼了,不过小弟其实意在记述、回忆一下当年的事时,不免多用了一些记叙的笔法,请前辈们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

            第五回 荒唐的学校生活

  爱理闯进我的另一面生活后,我的学校学业成绩不退反进,下流卑鄙的内心面似乎与积极进取的表面互相僵持不下似的,每天在与爱理约定的女厕见面、更激烈地做爱着,反而在其他的时间能更专心地用功,大概是对自己的另一面觉得有所愧疚吧!

  但是只要正午的钟声一响,我似乎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为了怕变身后的那一面被其他人看到,急急忙忙地跑到跟爱理约定的地方,然后用特定的敲门声「喀喀、喀、喀喀」轻敲约定好的隔间塑料门,在里面等着我的是已经变身的爱理,关上了门之后,小小的隔间里就只剩下两头野兽、两头纯粹只为了性交的快感结合的野兽,不断地要求对方的身体、给自己带来更多快感。

  「……你是用什么理由每天溜出来的啊?」

  又是一个刚做完爱,两个人倒在隔间里的中午,虽然是冬天的12月,但是由于刚才激烈的动作,我们两个人现在身上所有的,只有鞋袜而已。而在高潮后的松弛之间,爱理向我追问如何能每天中午都溜出来的原由。

  「其实,本来我中午出来不是为了……」

  虽然已经很熟了,爱理也知道我出来是为了「偷窥」,但是毕竟在人前面说出「偷窥」这两个字,还是有点怪怪的。

  「喔?那么是为了……?」

  面对着爱理的问题,我正在思考着是否应该把校史室的事说给爱理听,并不是因为校史室的工作有什么大不了的,而是那代表着我的「现实生活」,将爱理带去那,或许就表示了我不但要让爱理占有我的黑暗面,更要让爱理进入到我的另一个世界去。这样是否好呢?我在心中不断地盘算着。

  「是因为我的工艺作品、在校史室、我利用中午时间来做。」

  「……是怎么的工艺作品?」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要去看看吗?」

  在带爱理前往校史室的路上,我不断重复地对自己说明:「不会有问题的、只是带她去我的工作地点罢了。」毕竟我们俩的秘密关系两方都不会轻易地去破坏。

  「这就是校史室了,没什么人知道学校还有这种地方。」

  我打开了校史室的门锁,对爱理介绍这间约有20坪的宽广空间。的确,比起大学的校史馆、是学校的历史象征,相对的我们这种升学性的高中,家长所注意的只是学生能不能考得上大学,校史室是完全不被重视的,在我进入校史室工作之前,奖盃橱窗上的玻璃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而在我开始工作后,这里几乎变成了我个人在学校的工作室,我从家里搬来了一组刚汰换下来的电脑与印表机放在角落,放满各式奖状的玻璃展示柜上堆着我工作用的白胶与超大的纸板,放着前辈学长苦心拿到名次、各种比赛奖盃的墙上橱窗,现在则是贴满了我临时记资料的小张笔记,这里现在是我专属的工作间了。

  在整个校史室中最明显的,便是位于房间正中的超大展示台,上面是学校的200分之一缩小模型,而我的目标,便是完整复制这座模型。不过由于荒废工作的关系,进度进行的极慢,学校的门口放着一公尺的长尺,教学大楼的顶楼上有三角板与圆规,一卷卷的全开设计图纸则凌乱地堆放在学校的操场上,由于整个模型没有玻璃罩保护着,所以可以直接用手触摸到模型的每一部份。

  「哇……好大喔!」

  第一次知道学校里有这样一间这样房间的爱理,稀奇地打量着房间里的各个地方,自然最有吸引力的,还是那正中间的模型了。

  「耶……这真可爱!」爱理玩着校门口的假树,又透过压克力的窗户看着建筑里面:「不过这里的窗户都是封死的,你在这工作不会热吗?」

  对于爱理的这个问题,我指指门口灯光开关的旁边,那一排控制装置:「虽然这里很少人来,不过毕竟是校史室,冷气还是有的。」

  「哇……真好,连学生教室都没有冷气,这里居然有……」

  「怎么样、不错吧?」

  「还敢说,有这种好地方竟然不早点跟我讲……好,决定了,明天你就在这等我。」

  「咦?」

  「就是这样,快一点钟了,我们回去吧!」

  不分青红皂白,爱理擅自决定了明天的「行程」后就跑掉了,留下一脸呆然的我。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wwt 金币 +8 谢谢发贴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